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虚空藏真如行-当下成就世界

愿凡进入或听闻此空间众生皆当生证不退转果位,未来毕竟成佛!

 
 
 

日志

 
 

觉经密意 下  

2018-06-26 16:47:40|  分类: 圆觉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种,先修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行者先修极静,于是起静慧心,复由静慧心观照诸幻,便是这种菩萨行。

在密乘生起法的修习中,行者自成的三昧耶尊(戒)与智慧尊(慧)双运,然后生起三摩地尊(定),于是戒、定、慧三尊无分别而住,便可以成极静的境界,由是起静慧心,即是本尊慢。这修法只能成就奢摩他,若再修圆满次第,便是由静慧心观照诸幻。

第五种,先修奢摩他,后修禅那。

如前先修奢摩他,随即以静慧起本觉,由于本觉已不住戏论分别,是即能断除一切烦恼,便是这种菩萨行。

在密乘修习中,已生起极静定境,随即入生圆双运而起本觉,行者于本觉中等持,即能断尽一切烦恼而入涅盘。此跟第四种修习的区别,在于不须观照如幻,自然不入如幻。

第六种,先修奢摩他,中修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先修奢摩他已如前说,复修观照如幻,但行者尚未能由离幻而入涅盘,尚须藉如幻的种种变化,然后才能生起断烦恼入寂灭的本觉,便是这种菩萨行。

在密乘修习中,这是依次第,先修生起法,再修圆满法,及至修生圆双运,然后才能悟入法性,次第以得成就。

第七种,先修奢摩他,中修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这种观修,于中修禅那时,其实已由静力断尽烦恼,其后更修三摩钵提,只是修习利益众生的力用,因为必须由幻力始能利益众生。一如如来由功德幻力,才能令一切世间于生机的功德中存在,于区别的功德中显现。关于这些,笔者在说如来藏的诸书中已有提及。

在密乘修习中,这是藉圆满法的周遍来利益众生,此如修四事业法、二十一度母法、金刚具力法等,即是变化种种如幻作用,由利益如幻众生而至度脱如幻众生。

第八种,先修奢摩他,齐修三摩钵提、禅那。

先修奢摩他于前已说,若能于观照如幻时同时起本觉,即成此种菩萨行。这时,寂灭与如幻同时,自利与利他同时,觉性与事业同时,所以这是一种高次第的菩萨行。

在密乘修习中,生起法修习至究竟,行者的根器堪能既断烦恼,又能作烦恼事,便可以在生圆双运中起圆满法,观照一切如幻,同时生起一切如幻。这种观行在龙青巴的《虚幻休息》中亦已说及。

第九种,齐修奢摩他、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行者先修奢摩他与三摩钵提,及至能由静慧力生起如幻变化,然后再修离静离幻的禅那,便是这种菩萨行。

在密乘修习中,即是将生起法与圆满法同时交替修习,至圆熟时,再修生圆双运。这也是一种高次第的菩萨行,于交替修习时,已能生起如幻变化,利益如幻众生。其后复修禅那,成就本觉。

第十种,齐修奢摩他、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行者由修奢摩他已得静慧,不须修三摩钵提,已能由觉灭幻而得寂灭,这是上根利器的菩萨行。其后,行者更修三摩钵提观照如幻,以幻力变化世间,利益众生以至度脱众生,便是这种菩萨行。

在密乘修习中,行者由生起法已能悟入本觉,于是修生圆双运而证本觉,其后复用圆满次第作种种事业。

或问,如何能由生起法得修生圆双运?此则须知,生起法其实具足三分:生起的生起;生起的圆满;生起的大圆满。是故光由此一法,即可兼修三法。释迦说二十五种修习方便(四)

 

释迦答辩音菩萨问,说二十五种修习方便,前已说十种,今则说交络修的第二组。即以三摩钵提为首的第十一种至第十七种。

前已说先修奢摩他时非唯修奢摩他,只是主修奢摩他而得静慧果,今说先修三摩钵提,当然亦非唯修三摩钵提而不及其余,只是主修三摩钵提得离幻果。

第十一种,先修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行者因修三摩钵提而得见一切法如幻,由是离幻,则能依如幻作事业(前已说,如观修息增怀诛四种事业),于是后修奢摩他而入静观,由静入清净觉心,便是这种菩萨行。

在密乘修习中,观修圆满法至究竟,已能现证如来法身功德周遍一切世间,便可依观修的功德来作事业以利益众生。倘若行者自觉作事业时妨碍静慧,如不能究竟入静而作事业,则应更修奢摩他而入静观,于是静幻双运而成寂灭,这便是如幻如化的境界。

第十二种,先修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如前,行者修三摩钵提已得离幻果能作事业,倘不由静观而入涅盘,则可由禅那取寂灭、断烦恼而入涅盘。这跟单修三摩钵提得入涅盘的行人不同,他们可以由离幻而起清净慧,由作如幻事业而得寂念,现在这种行者则须更藉禅那力而入涅盘。

在密乘修习中,则如修圆满法得事业成就的行人,须更修生圆双运来去除对事业法的执着,这对修习忿怒尊法门的行人来说实为重要,否则便容易执着于忿怒尊法门,乐此不疲。

第十三种,先修三摩钵提,中修奢摩他,后修禅那。

前一种行人不须由静观而入涅盘,这一种行人于离幻后尚须入静观,否则便不能生起本觉而成寂灭,所以便须于修三摩钵提之后,修禅那之前,还须更修奢摩他。于修奢摩他时,他们虽作种种事业,仍能一心不动,然后才修禅那,这样便能寂灭涅盘。

在密乘修习中,修圆满法成就的行人,更交替主修奢摩他以求起静慧,这时便等于是静幻双运,当后修禅那时,便超越静幻双运而得成就。可以举一个浅化了这重修习的例子,如观阳焰,于三摩钵提见水相如幻、焰相亦如幻,倘不随幻相而观,唯心所自见,这便可以说是初步的静幻双运相,若在此境界中修禅那,便有初觉生起。通过这个例子,或容易令读者理解这种观修法门。

第十四种,先修三摩钵提,中修禅那,后修奢摩他。

行者观修三摩钵提,即住在如幻境中,能作种种事业,复求于幻中离幻,未能圆成,于是复修禅那,藉禅那力离幻,但此时离幻多落于作意,是故离幻而未能得静,于是便须后修奢摩他,安住于止的境界,由是心意便能不动而至静,由是而得涅盘。这是动后之静,与前一种静后之动不同,两种不同便是用不同的交替来达至究竟。

在密乘修习中,此如修圆满次第,种种光明变化未得自然,便须修生圆双运来离去对变化的执着。由于行者多有作意而离执着,是故便须更修生起次第,将光明变化的相与本尊慢的意双运,此时便能自然生起一不共的圆满法光明,这便可以视为由明觉生起明慧,于究竟时,此「明慧」便即是明觉。

第十五种,先修三摩钵提,齐修奢摩他、禅那。

行者于修三摩钵提种种如幻时,若不能静中离幻,又或者离幻时落于静的作意,那么便须要再齐修奢摩他、禅那来作交替。这时须要注意,所谓齐修,其实是先修奢摩他,然后持着奢摩他的境界来修禅那,然后于观修境界中离静的作意而离幻。所以这种观修,是作意于静的对治。

在密乘修习中,若行者作意于由本尊慢起光明,便容易犯离幻时着意于静的作意。这时索性修止,任本尊慢自然生起,再修生圆双运,离本尊慢的执着,同时离如幻光明的执着,那便可以由寂灭而得成就。

第十六种,齐修三摩钵提、奢摩他,后修禅那。

作这种观修的行人,能由观修如幻而离幻时得静。于此须知,离幻而得静并不是很容易的事,因为一着意于离幻,或一着意于得静,便二者俱失。同时齐修三摩钵提、奢摩他,也很容易落边。所以,便要将此齐修与禅那交替。齐修时落边,后修禅那时便可以调整到两边都不落。必须两边不落,生起的才是本觉。

在密乘修习中,以修圆满法为主,齐修圆满法与生起法。这里的齐修,是修圆满法时,观修圆满的生起;于修生起法时,观修生起的圆满。于齐修得生起离言的觉性,便后修生圆双运,此如先见手掌而知手背,先见手背而知手掌,于是即离对手背手掌的认知,唯见一手。在修密时,这是很常见的观修交替。

第十七种,齐修三摩钵提、禅那,后修奢摩他。

这种观修,起如幻观,复入寂灭而离幻。这时,种种如幻变化唯成寂灭,那便失去静幻双运(生圆双运)的境界,因此便须后修奢摩他,将寂灭境,藉奢摩他生起的境界而成止观双运,这时的境界,便不执着于寂灭,这才是真正的禅那。

在密乘观修中,有些行人于修圆满次第时,已着意于观修生圆双运来交替,这即是他们唯用圆满法与生圆双运的交替,对生起次第过分不着意。例如,修生起法时,唯着重于生起的圆满,那么,当与生圆双运齐修时,便很难证入如来法身功德。一如荧光屏上的影像,唯与荧光屏双运,可是却未现证荧光屏,亦未现证荧光屏的功能,那么,便须修影像的生起来作补救。又例如唯知月在水中,可是却未修水波的相续,这时便须观修月影,由月影的相续来悟知水波的功能。

 

释迦说二十五种修习方便(五)

 

释迦答辩音菩萨问,说二十五种修习方便,前已说十七种,今则说交络修的第三组。即以禅那为首的第十八种至二十四种。

虽说以禅那为首,但亦不是唯修禅那,只是先主修禅那,然后再及其余两种观行,而观修禅那时,实亦包括余两种观行。前已说及,禅那的观修,实有禅那的奢摩他、禅那的三摩钵提、禅那的禅那三种。

现在即说此七种修习方便。

第十八种,先修禅那,后修奢摩他。

行者先修禅那,即是由寂灭而断烦恼。所谓断烦恼,前已说及,即是断尽一切戏论、分别,不落一切法的名言概念而住,是即成寂灭,于寂灭中烦恼自然不起。于此时,行者已能断尽“人我”(断烦恼障),但“法我”则尚未能除尽,因为还有“寂灭”这种执着,所以便须后修奢摩他,入于至静,其时法我亦灭,因为任何法的概念都已平息。

在密乘修习中,即是主修生圆双运,行者在此之前,当然亦已通达生起法和圆满法。在观修生圆双运时,离静离幻而入无分别,但这时行者却容易有得果的希冀,这便是未能入“无愿解脱门”,于法尚有执,是故便再修奢摩他,止于一法都不住的境界,由是而得成就。

第十九种,先修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行人先修禅那同前所说,至于后修三摩钵提,则是由寂灭力起如幻力,由如幻生起作用,所以经文说是“于一切境,寂用随顺”,也可以说这便是寂静与作用双运,这其实便即是智识双运的境界,以寂静为智境,起如幻作用则是识境,二者双运便入如来藏心境,是故行者即得成就。

在密乘修习中,行者由生圆双运而成寂灭,但这双运的境界若落于呆滞,便须起三摩钵提的功能,观如来法身功德的生机,由此生机变化世间,所以这时用圆满法修幻,便能令所入的生圆双运境界生动起来。这时的境界,才是活泼泼的智识双运如来藏境。

第二十种,先修禅那,中修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行者先修禅那同前说,得禅那寂灭后,过分安于幻境,亦即过分安于如来法身功德,这时便要修奢摩他,由此心境得到平衡。但亦可能过分执着于静,所以又要后修三摩钵提的如幻来平衡。

在密乘修习中,修生圆双运时,倘如偏向于法身功德,那就要由修生起法来平衡,令行者不落于离幻,更后修圆满法,生起种种幻事,成事业法,利益众生。

第二十一种,先修禅那,中修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行者先修禅那同前,倘如过分安于如来法身(此须注意,前一种是过分安于如来法身功德),便须要更修三摩钵提,令如来法身起作用,否则便偏向于智境而不成智识双运(偏向于法身而忽略了色身)。修三摩钵提多起报身境界,故又后修奢摩他,返回静境。

在密乘修习中,修生圆双运时,倘如偏向于法身,那就要由修圆满法来平衡,由如幻而令行者不执着寂灭。更后修生起法,令如幻境归成静事,亦即虽显现为如幻,但不落于戏论分别而现。具体来说,便是持本尊慢来住生圆双运境,既不落于光明,亦不执着于本尊。

第二十二种,先修禅那,齐修奢摩他、三摩钵提。

行者先修禅那同前,为免寂灭境呆滞,便用齐修奢摩他、三摩钵提来令禅机生动。这便有如禅宗既修禅那而得寂灭,又复如常生活,在家常日用中成静事而离戏论,又更如幻而成生活中事。

在密乘修习中,行者修生圆双运,持本尊慢住入光明,为免本尊慢的心境呆滞、光明的境界呆滞,所以便更齐修生起法、圆满法,得成活泼泼的智识双运如来藏境界。

第二十三种,齐修禅那、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行者先修禅那同前,于观修时,齐证寂灭与至静,这便是寂灭与至静同时的境界。寂灭由至静得生机,至静由寂灭得自在,是这观修境界的特色。这境界可以由《密严经》来说──

寂灭由至静得生机,比如菩萨入密严国,可以说是由寂灭而入,于密严国中,见诸佛菩萨相环绕,那便是在寂灭中见生起,能生起即是生机;至静由寂灭得自在,则比如经中所说,菩萨入密严国见一小佛坐于大佛腹中,这便是寂灭境中的自在,诸佛菩萨起庄严身,无分大小,悉皆自在变化。

由上述的境界,行者更修三摩钵提,便是依止境界的现证力,更修如幻事业,于时即能令生机变化,由是利益众生。

在密乘修习中,此如行人先齐修生圆双运法及生起法。其时,生起法分三次第与生圆双运齐修,先为生起的生起,次为生起的圆满,后为生起的生圆。依此齐修的观修力,便能在离静离幻中,由离名言句义分别戏论(至静)而如幻生起一切法。是即起觉与生起双运,圆觉性中有一切法生起。更修圆满次第,于是一切生起,便能周遍圆满而得自在。

第二十四种,齐修禅那、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行者齐修禅那、三摩钵提,那便是寂灭与如幻双运,寂灭中有幻境生起,幻境不离寂灭。华严宗用帝青宝来比喻这个观修,非常恰当。帝青宝是帝释天中的一块宝石,宝石能如意显出世间幻象。宝石显幻象可以说是寂灭中有幻境生起、石中的幻象可以说是不离寂灭而显现。所以帝青宝的比喻,恰恰能说明齐修禅那、三摩钵提的现证境界。

在密乘修习中,此如行人先齐修生圆双运法及圆满法,圆满法亦分三次第而修,先为圆满的生起,次为圆满的圆满,后为圆满的生圆。依此齐修的观修力,行者便能寂灭与如幻同时。复将此观修境归于至静,便能圆证智识双运境界的如来藏。寂灭是智境,如幻是识境,同时归于至静,即离智与识的分别。由究竟离分别,行者即能证入圆觉。释迦说二十五种修习方便(六)

 

释迦答辩音菩萨问,说二十五种观修,现在说到最后一种,即是“圆修三种自性随顺”,亦即三观齐修。

三观齐修其实只是一修,因为一切法平等,所以修一法即是修一切法,上根利器不必追求多法,也不必将法异门逐门去理解,只入一门,若能究竟现证,便有如同时现证一切法异门。六祖慧能不识字,不能读经,所以对他来说,根本没有许多法异门,当人来问法时,他却有如熟读经论,甚么法异门都难他不倒,这便是他通一法门便能贯通。

三观齐修,是三观互相贯通,所以奢摩他有奢摩他的奢摩他,奢摩他的三摩钵提,奢摩他的禅那;三摩钵提有三摩钵提的奢摩他,三摩钵提的三摩钵提,三摩钵提的禅那;禅那有禅那的奢摩,禅那的三摩钵提,禅那的禅那。这便正是宁玛派观修的特色。生起、圆满、生圆双运三种,交互而成九种,其实还不只此,九种还可以再分,例如奢摩他的奢摩他,就可以分为“奢摩他奢摩他的奢摩他”、“奢摩他奢摩他的三摩钵提”、“奢摩他奢摩他的禅那”,如是便成三九二十七种,再分下去可以无量。上师依行者的根器,教其修习时,有分、有合、有交替,这便是三观齐修的理趣。

上来已说二十五种修习方便竟。

释迦于说修习方便后,更教行者如何趋向。行者“当持梵行,寂静思惟,求哀忏悔,经三七日”。接着,于是将二十五轮修习各安标记,然后至心祈祷,再随手取出一个标记,这便是在佛前占卜自己应作何种修习。

以上的做法,便正是宁玛派所用的祈请投花。在坛前布一五方佛坛城,行人于忏悔祈祷后投花,投中那一佛部,便观修这一佛部的法门。净诸业障问开悟法性

 

第九位问佛的菩萨是净诸业障,依问观修道,则是第八位。上来七位问观修的菩萨,所问的都是如何观修圆觉,佛已依次第一一答竟,至说二十五轮为止。现在净诸业障菩萨问的依然是观修,但却转入另一话题,问佛如何开悟法性。

上来只说觉性,现在却说到法性,那么二者又有何区别呢?

所谓觉性,即是觉的本质,当行者起本觉时,便是起了一个功能,觉知如来法身的境界。这境界有种种法异门:如来法身、如来藏(此二者都已包入五经题之内,见前“圆觉经说什么”一文),还有,不二法门、深般若波罗蜜多、真如、实际、真实等等。一切境界都为本觉所觉知。所以本觉的性便即是觉性,这个性亦是觉的本体、本质。

至于法性,便是说一切诸法的实性。所谓一切诸法,包含种种不同时空中的世间一切法。说之为法,即指种种世间的种种分别、戏论,分别与戏论又根据种种名言句义而来,所以去除了分别戏论、名言句义而证悟的法性,便是诸法实性。此为一切诸法的总相,若依相来说,便名之为真如;依性来说,便依施设如来法身空而说之为空,是即所谓“本性自性空”;若依用而说,则可说为大悲、如来法身功德。因此法性便有种种不同建立的法异名。

净诸业障菩萨的问题,是认为众生因受污染而不起本觉,若能悟入法性,则当无迷闷而入本觉智境,是故问佛如何开悟法性,“作将来眼”(为将来众生作正法眼)。

 

释迦说开悟法性(一)

 

释迦答净诸业障所问,分四段文字而答。

 

第一段,说众生迷悟于四相。四相者,即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经文作“寿命”)。

众生无始以来即执此四相,即如前经文所说,“妄认四大为自身相,六尘缘影为自心相”。由是取五蕴妄相为我相;取生灭、轮回为人相;取盛衰交替、哀乐相承、变异相续为众生相;取命根不断而住世为寿者相。此中寿者相已包括阿罗汉等行人,亦包括未究竟除我执的菩萨。

 

第二段,说迷悟于四相,即有种种迷悟。

所谓迷悟,即是颠倒。实相本有而不知,妄相本空而执实,所以说是颠倒,由颠倒即生种种次第迷悟。

1?生憎爱二境”。违我者憎,顺我者爱。

2?执虚妄体,即执妄我体,包括“人我”与“法我”。

3?于种种妄我体上再起种种妄心,是为“二妄相依”。

4?二妄相依生妄业道”,即由二种妄执而作虚妄业。

5?有妄业故妄见流转”,轮回流转本亦虚妄,却因作妄业而认之为实。于是即得惑、业、苦三种迷乱果。

6?既执实虚妄流转,于是便厌流转,其实此厌亦是虚妄。

7?由执实妄厌流转,便妄见涅盘。于是行者妄执空寂,妄认涅盘为真实。

有上来种种迷悟都不能入清净觉,于是又认为修道便可以有觉入心,那即是认为修道可以代替从前的觉受新得一觉。这种行者,无论“动念及与息念,皆归迷闷。”因为他的认识就是迷悟。

行者须知,不是有觉来入于人心,亦不是有觉令人心不能入,只是行者自己的心有“无始本起无明”,人受此无明主宰,便落于我执,既有我执,便一切都不能舍离,此如没有人肯舍离生命。

无明相续,爱与憎便生起,憎爱心又长养无明,于是无明与憎爱辗转相续增上,这便是人的根本迷悟,是即不能入道。

 

第三段,释迦解释四相。

释迦说四相,实为行者而说,依四次第说行者的证悟,其初,所证悟为我相,证悟次第渐进,于是其证悟状态便次第为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今亦依此而释──

1?说我相

人并不是常常觉得有我身,但当有事临头时,便自然会执着身体为我,经文举例:如果身足不能屈伸,要施针灸,这时候便会生执我之心,这样证取以身为我,实在是以根本无明为我,其证取非由觉性,实由无明。

同样,以无明为证取,如来可以执为我相,我成如来,涅盘亦可以执为我相,我在涅盘。

因此,说到执我,说到我相,必须知道这是无明的证取相,并不是一般人所认为的“我当然是我”,若不知无明为根本,便很难去除我相。譬如修空,即使自以为证空,他的我相实在并未除去。

2?说人相

倘如除去我相,则易堕为人相,所谓人相,不是指他人之相,仍然是行者自己的相,不过已不执为我相。

不执为我相,可以说是证悟,是超越我相的证悟,然而这证悟便恰恰是人相,所以人相实在是一种证悟心。一如我相实为证悟心。即使存有少分证悟心,能穷尽证悟理,都落为人相。

3?说众生相

众生相是什么?即是自证悟未能达到之处,所以经文解释众生相,说是:“谓诸众生心自证悟所不及者。”

经文举例,有众生相的人,认为“我是众生”,他认为众生非我非彼。为什么非我?我是众生,所以不是我。为什么非彼?我是众生,所以不是彼。

然而谁都知道,我便是众生,彼亦是众生,因此这证众生相的行人,却执着名言句义,认为众生非我非彼,那便是于证悟时,被“众生”这个名言所缚,由是才会认为自己脱离人相我相。

这里以众生相说名言概念缚,其实一切名言概念都实可于证悟时成缚,例如缚于“缘起”、缚于“唯识”、缚于“空性”,这些缘起相、唯识相、空性相,便都是众生相。所以中观应成派及大中观都说不能立宗,凡立宗必落于宗义,成宗义相。

4?说寿者相

小乘行人入涅盘即名寿者,其实菩萨乘行人若入菩萨乘涅盘,亦应名寿者。入寿者相的行人,便是指,住涅盘而不能出的行人。

为什么会住涅盘而不能出呢?依经文所说,即是“觉所了者,一切业智所不自见,犹如命根”。行者于未究竟涅盘时,未能以阿赖耶融入法性,只能以阿赖耶识融入阿赖耶,于是便生“一切业智”,这一切业智不能自照,于是行者便以住入阿赖耶为涅盘,这种证智状态便是寿者相。称为涅盘,只是因为已入寂灭。

所以经文说,执寿者相的行人,已能用心照见,前三类觉者所起的证悟实为尘垢,尚有能所,然而能觉所觉不离尘垢。执寿者相的行人则可离尘垢,如用热汤浇冰,更无有冰,当前三类觉者的尘垢去除时,执寿者相的行人,虽已离能所,可是却执着于觉心,犹如命根潜伏于身,彼觉心则潜伏于心,如以热汤浇冰者,执着于冰消。

 

如上已依修证次第释四相毕,下来释迦将正说开悟法性,即是回答的第四段。

 

释迦说开悟法性(二)

 

说四相已,释迦随即开示,末法时即由不能了知四相而来,因为修行人不能成一切圣果,即使能得正法,既不得果,所以只能称为正法末世。

为甚么不能成一切圣果呢?因为修行人妄认四相之我相为涅盘相。下来即说我相不能解脱。

有我,即有我爱,亦爱涅盘,如是即以爱根为涅盘相。

有我,即有我憎,故憎生死,如是即执生死为真实,是即名不解脱。

四相之我,都有爱涅盘、憎生死的法执,因此须知“法不解脱”。释迦说,末世众生观修菩提求成圣果,常常以自己的微细证悟为自清净,于证,自计身心净;于悟,自计我净,前面已经说过,以所证所悟为我,于是一切业智犹如命根,所以我相的根本未尽。

怎样能知道我相的根本未尽呢?释迦说,如果有人赞叹他修习的法,他便生欢喜;反之,如果有人诽谤他所修习的法,他便生憎恨,那便知道他是“我相坚固执持续”,这执持潜伏在阿赖耶识,从不间断,这便是所谓法执了。

由于法执,便产生种种毛病。

首先是不能断除我相,是故斤斤计较于毁誉,如是即四相俱全,于是便以“我”为法。说有自所证是“我相”;说有自所悟是“人相”;说有自所了是“众生相”;说有自所觉是“寿者相”。若依着此四相勤修,便有如自增病痛。他们或者以为自己是依着如来的解与行来修证,是即依佛所说之理而解,依佛行处之行而行,但因落于四相,那便只是依样画葫芦,修行不得成就。

其次,由于法执,所以容易有增上慢。未得涅盘便谓已得,未证菩提便谓已证,于是起增上慢,常起嫉妒心,那就当然不能入清净觉。

上来所说的毛病,如何对治呢?

释迦说,末世众生希望成道,不要希求证悟,也不须希求多闻,因为容易增长我慢。但精进于降伏烦恼,起大勇猛,未得清净者令清净,未得断四相者令离四相。对境不生贪、瞋、爱、慢、谄、曲、嫉妒;对境寂灭彼、我、恩、爱。这样来观行便可以渐次成就。

同时,还要求善知识,帮助自己抉择邪正,不落邪见。若对所求的善知识起憎、爱、取、舍之心,亦不能入清净觉海,是即对善知识的尊重,只是尊重正见正法。

由上来释迦说四相,其实已深入地说明“人我执”与“法我执”。此二执实在是末世众生的通病,希望读者能依佛说的四依,以持平心来读本经,去除自己认为已得的我知、我见、我证、我悟、我了、我觉。普觉问法行

 

第十位问佛的菩萨是普觉,依问观修道,则是第九位。

上来释迦答净诸业障菩萨问,即是指出观修者的禅病,所证、所悟、所了、所觉皆是禅病,所以普觉菩萨才会说:“大悲世尊!快说禅病,令诸大众,得未曾有,心意荡然,获大安隐。”于是普觉菩萨便问,于末法时,众生若求圆觉,应求何等人?依何等法?依何等行?除去何病?云何发心?一共是五个问题,都属于法行,此中亦有次第。

求法先须依善知识,所以便问应求何等人。

求善知识即求其法,所以便问应求何等法。

既知何等法,则须依法而行,所以便问应依何等行。

观行的目的是除病,所以问除去何病。

凡法行必须发菩提心,所以问云何发心。

 

下来即说释迦所说。释迦说法行

 

释迦说法行答普觉菩萨五问,依次如下──

第一,应求何等人。

释迦云:所谓善知识,即是“正知见人”;所谓“正知见人”,即是“心不住相”,“不着声闻缘觉境界”,“虽现尘劳,心恒清净”,“示有诸过,赞叹梵行”,“不令众生入不律仪”,如是五相。

于观修时,能依圆觉的因地来作抉择与决定,即是正知见。圆觉的因地,已见文殊师利菩萨所问。

无相、无作。若心依于相,便有依相而起的作意,此如心依于空相,观修时便有证空的作意,一落作意,便终生不能遣除,因为所证所悟,都必落于相,所了所觉亦落于相,如是即无圆觉可言。所以善知识必须心不住相。

二乘行人为空寂所困,这正是他们的寿者相,所以善知识不应着声闻缘觉境界。

善知识亦现尘劳,亦即如常生活,是即禅宗所谓家常日用,然而,于尘劳中心恒清净,不依世俗计较利害,亦不落于世俗的名言句义而生活,所以心恒清净,是即不为世俗污染。

善知识亦现过失,此如维摩诘入淫舍,文殊师利入宫与宫女游戏,以至禅宗四祖出关即入娼寮妓寨,然而所示,实为梵行。

善知识不令众生入不律仪,即是虽示现过失,但由于赞叹梵行,所以即不入不律仪。

具足如是五者的善知识,可以即能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上正圆正觉)。

第二,应求何等法。

善知识因心行清净,所以虽示现种种过患,其实心无憍慢,亦不着意于资财、妻子、眷属。所以应对善知识不起恶念而求法,这便是禅宗圭峰宗密大师所说的“但依法门,莫求其迹”。能如是求法,从其所教而修行,即能渐次究竟而成圆觉。在这里,释迦并没有说修什么法门,只是行人应依善知识所教之法而修即可。

第三,应依何等行。

既得善知识与教法,即应依除病而行,下来即说除病。

第四,应除何等病。

释迦说有四病,一者“作病”,若以自己的所行都是求圆觉之行,那便有作意,说为“作病”;二者“任病”,若以为不断生死,不求涅盘,但随诸法性而求圆觉,那便是落于任运,是为“任病”;三者“止病”,若行人以为寂息一切念头,便可“得一切性寂然平等”,如是以求圆觉,是名“止病”;四者“灭病”,若以为永断一切烦恼,即得毕竟空,以一切永寂而求圆觉,是名“灭病”。所以,离四病始能清净,是为正观,否则落病即成邪观。

欲除四病,首先须尊重善知识,当亲近时,不起憍慢,于远离时,应断瞋恨。其次,对顺境逆境不着于心,复次,觉与众生同体无异,然后始能除病。因为病的根源在于憎爱,心无有二,一切同体平等,即能除病。

第五,应如何发心。

释迦说欲求圆觉,应如是发心:“末世众生,欲求圆觉,应当发心作如是言:尽于虚空一切众生,我皆令入究竟圆觉。”

发心者须知,虽愿度一切众生,但不作度人想,若以为有众生可度、有法可度、我是度人者,那便落于四相,依此发心不得圆觉。

释迦答普觉菩萨竟。问答观修道场及具体观修

 

第十一位问佛的菩萨是圆觉,依问观修道,则是第十位。

圆觉菩萨是最后一位问佛的菩萨,所以便问及如何安居来修圆觉清净境界,这即是如何结道场而修,以及道场的规制。此外,圆觉菩萨又问及,圆觉三种净观中,到底以何为首,这便是很具体的发问,堪作后人的规模。

佛答第一问道场,说得很具体──

若佛灭后,于法末时,众生若具大乘佛性,虔信秘密大圆觉心,则当于伽蓝(僧伽蓝摩,sa?ghārāma)安处徒众。伽蓝中须四事具足,饮食、衣服、卧具、汤药是为四事,在伽蓝中,如佛前所说行观修,若有事故,不能居伽蓝共修,则可“随分思察”,这即是可于伽蓝外,随其分量来作思察,这是对观修行人的方便。

道场亦有期限,长期一百二十日,中期一百日,下期八十日,这即是每次结众观修的期限。因为安居即等于闭关,期限即等于关期。

若佛灭后,道场中亦可施设形象,心存目想,怀念世尊,如佛常住。

道场中悬挂幢幡,烧香散花诵经二十一日(三七日),且作忏悔,如是得心轻安。现在的道场则多作普贤七支供养:顶礼、供养、忏罪、随喜、请转法轮、请佛住世、回向。

如是作,则心轻安,经二十一日后,即一心摄念观修。

依印度规矩,若于夏日安居为期三个月,安居时心离声闻,所以可不聚众,因为若结徒众,可能有声闻加入。

凡安居日,须于佛前作如是言:“我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某甲,踞菩萨乘。修寂灭行,同入清净实相住持,以大圆觉为我伽蓝,身心安居平等性智,涅盘自性无系属故。今我敬请,不依声闻,当与十方如来及大菩萨三月安居,为修菩萨无上妙觉大因缘故,不系众徒。”

如是即为菩萨安居,过安居期随往无碍,这便等于闭关的人出关。无论安居与否,若非所闻一切境界,行者皆不得取,这便是告诫行人不可于观修时生起心魔。

如是答安居道场竟。

佛答第二问,观修方便以何为首。

佛说,三种观修皆可为首。若行者以奢摩他静观方便为首,是为初静。于初静中,四大离散,六尘寂灭,由是无身心相,是为一身静,于是起觉。由一身静以至一世界静,亦皆证入一觉。于觉遍满一世界时,一世界中有一众生起一念,皆能觉知,百千万亿世界亦复如是。

若行者以观修三摩钵提为首,是为幻观方便,行人忆想十方如来,十方菩萨,依种种法门,渐次修行勤苦三昧,于三昧中起幻观,于幻观中作事业,利益众生,是即所谓变化诸幻而成大悲。

若行者先安坐以观修禅那为首,则先数息而令心静,于是观想心生、住、灭,且了知心生、心住、心灭的境界,如是即成寂观。

及后,行者如是不须安坐,于行住坐卧中,即生起了知境界,由分别念数次第渐进,直至了知百千万亿世界,此等世界中一滴雨,都犹如眼前所见、所受用的事物。

如是即是“三观初首方便”。

佛且说,“遍修三种,勤行精进,即名如来出现于世。”

若于钝根众生,观修不得成就,那是因为夙生以来的业障作障碍,那便应当勤作忏悔,常生得证圆觉的希望,日常应断憎爱、嫉妒、谄曲,以求上进。于三种静观,可随学一种,若观修不成,则改习别种,如是心不放舍,渐次求证。

上来答圆觉菩萨问竟。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