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虚空藏真如行-当下成就世界

愿凡进入或听闻此空间众生皆当生证不退转果位,未来毕竟成佛!

 
 
 

日志

 
 

慧明老和尚:密法出现于世,是有不可思议之大事因缘  

2015-11-06 09:35:39|  分类: 三: 密 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慧明法师开示录》

第八座 本法心念与关节

诸同学,禅密兼修,法简而易。但心念与关节,最为紧要,若不在心念上用功,便是心外求法;不明关节,则漫无准的。不知心念微细之相,不但无由精进,且恐中途差别。何以故?禅宗见性成佛,密法即凡成圣,皆是无上法门,若非心念相应,关节明了,何能深入!今将本法心念与关节,略说如次,望大家注意。

密法出现于世,是有不可思议之大事因缘,为令三恶道众生,生三善道;三善道众生,超出三界,速成佛道。修密者,得三密加持,能令地狱猛火变成七宝莲池;无边热恼,当下清凉。以七粒米,普令法界饥虚饿鬼皆得饱满,离苦得乐,此乃我佛摄化众生救世之妙道,岂仅治病祈雨,无关慧命之小术乎!此等不可思议之功德,非心念相应,具有大德者,又何能致?故密宗以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本;禅宗根本,自心是佛。云何为佛?离相即佛。六祖云:‘禅宗法门,以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念无相,即是菩提。菩提起用,即是慈悲。由此言之,禅密两宗,均以菩提心为因,大慈大悲为本。菩提心,即是大慈大悲心,禅密兼修,必具此等心念,方可相应。

凡修密法者,全仗佛力加被。欲得佛力加被,必须先发菩提心,视万物为一体,六道如同命,悯自他生死之苦,誓愿度尽众生,然后依法精进,不容有刹那违背慈悲之心念;精诚所至,自然感动佛天,则佛力加被一人,即所以加被一切,焉得不感应道交!若只知自利,著相妄求,万难相应。禅宗见性成佛,必须以般若智,破除一切虚妄之相;以慈悲平等之心念,普度一切,然后圆满菩提。若只知寂坐枯参,不起悲心,何能与自心佛相应?然自佛他佛,本来不二,相应只在心念而已。但,言之非艰,行之维艰,此又何故?盖宿世业习,人各不免,修持之际,即成障碍。《大日经义释略》云:‘因地菩萨,有五种盖障:一者烦恼障,即根本烦恼,乃至八万四千上中下品,障盖净心。二者业障,即过去现在,造诸重罪,业障未除,不能入道。三者生障,以宿业牵累,或病或魔,受无暇之身,不能精进。四者法障,即往劫有障法因缘,今生不闻正法,或不能一门深入。五者所知障,即已遇善知识,以种种知见,两不和合,妨修般若。’夫以因地菩萨,倘有如此盖障,况下焉者乎!若非具广大之真心,勇猛忏悔,何能除去一切盖障?所以菩提慈悲之心念,为禅密兼修之根本。

菩提无相,亦无可得。学人若处处著相,处处求得,则其心念,不能与无相菩提相应。如求福报者,报尽还堕,枉费辛勤;求病愈者,生老病死,终不能免。此等著相妄求,得且未必,何况有得即有失乎!得失扰其心,疑贰摇其信,未有不差别退悔者。惟以无相为本,视一切有相,皆是虚妄,则得失不足以动其心,困苦不足以馁其志,危难不足以折其气,自然大雄无畏,猛勇直前,至诚不二,自可与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不求得而自得;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乃至自他不二,平等为怀,视众生之苦痛颠连,无异身受,度一切众生,亦无能度、所度之心念。如此,乃是即相离相之无相菩提。

修密法虽有一时发通者,然神通之事,绝对不可说,不可露,否则必招魔障。何以故?故意显露,即是著相有求,著相有求,即是自心不净;自心不净,即是自入魔境;自入魔境者,不仅以神通自陷而已,必使观听者,抛却自心,同入魔网。如此,则是驱佛弟子,作魔眷属,罪大恶极,应堕地狱。《楞严经》五十种阴魔,喜有喜魔,怒有怒魔,甚至著空、著清净,即有空魔、清净魔,何等危险!所以密法非人不传,学密者,必须大德阿阇黎传授。修法时,更须阿阇黎监护。东密、藏密,且有种种法器仪轨庄严道场;至清洁坛场事宜,亦须自理。盖一则根据密教仪轨,以启虔诚;一则收摄心念,以免攀缘外境。须知神通本性具足,不自外求,只要具大慈大悲之心念,艰苦卓绝,百折不回,至诚所感,自然得大善知识,加以启迪,待水清月现,即证万法不离自心。若不发大心者,依样葫芦,著相求得,纵稍有感应,仍是心外之玄:若作圣解,便入魔道。至于大家修法,各有感应,须知皆由大家发心,故佛力加被,以坚固信心,而助精进。此等感应,不作圣解,即是境界。所以《慧明语录》上云:‘吾人坐中所见境界,不宜著境生心,以不喜不惧,不取不舍为正义。’兹有一偈:

执相心著魔 一切平等观
离相心自在 无取亦无拾

禅密兼修,走方便法门,开门见山,不从渐入,不重事相,亦不偏谈理论,下手即在心念上用功,心念清净,则生菩提,超凡入圣;若心念不清净,则起惑造业,斯即凡夫。惟圣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圣,故凡圣之分,只在心念而已。但其中具有关节过程,不可不知。禅宗参话头,与密法持真言,虽有自力佛力之不同,然自他不二,同是不可说,同是以此锁一切妄念。真言功用,更不可思议,故本法只持六字真言,不用话头,即以此真言,破除一切妄念种子,待知见不生,妄念已净,自然真心现前,自佛他佛,一体相应。

所谓关节者,参禅通分三关,即初关、重关、牢关;本法亦其三关。云何初关?学人持诵真言,持到万念归一,不起二念,名透初关,但此乃以石压草,倘非究竟。云何二关?真言持到持而不持,不持而持,是谁在持,自己亦不知,乃至同时好似有二人同持,是名三昧现前,亦名透二关。云何三关?真言持到真、妄、法三者不知,深入三昧,而得离持正定,一无所有,即证实相,一切具足,名透三关。从上参禅者,透一二关者有之,透三关者甚难。此等关节,关系甚大,若不明了,则莫辨浅深,易蹈未得谓得、未证谓证之险。至于修禅者,往往一句自心佛,成为口头禅,所谓十人九差路;而修密者,争奇炫异,相上求相,皆非究竟。

禅密兼修之心念与关节,归纳起来,不出三种:一者破妄,二者显真,三者真妄不二。三密加持,即是破妄;真言持至一无所得,即是显真;心即是佛,佛即是心,即是真妄不二。禅密兼修者,能本此三种,在心念上用功,透过关节,自然破妄显真,乃至真妄不二。

附:《记慧明法师》
乐 观 记

提起杭州灵隐寺方丈慧明法师,大江南北无人不知;尤其为诸方禅和子所称道。他籍贯福建,听说是少年出家。我亲近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个近古稀之年的老人,矮小个子,只有五尺多高,古铜色皮肤,头角峥嵘,两颧高耸,说话音声如洪钟般的洪亮。他在大殿中讲经说法时,嗓音震得殿上铜钟发出嗡嗡声音,可见是个奇人。他的那一副外表,简直活像“罗汉堂”中那尊降龙伏虎的罗汉,与广东南华寺祖堂里供奉的六祖大师肉身形象很相彷。

慧明老法师,他在俗时原是务农出身,不能读书,出家后的活计,全是苦行生涯,在丛林中服务外寮充当菜头、饭头、水头、净头等苦恼职事,闲时欢喜趺坐参禅。他这个目不识丁的苦恼和尚,何以会有法师的尊号?说来倒也是奇事一件。根据丛林下一般老前辈们的传说,慧明法师在宁波天童寺当“行堂”(斋堂中给大众装菜饭的职务)时候,每天斋罢,他就喂养狗子。这件事算是他的日常例行的功课之一。狗吃剩下的余饭,他舍不得丢掉,为了惜福,拿起来用水淘过之后,他自己来吃。如是有好几年。一天,他吃狗饭的时候,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同寮们问他笑什么?他说: “我常常听得人说,狗子有佛性。今天,我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我觉得好笑。”他从那时起,似已悟入佛之知见。此所谓“天下人有上上智。” 正是。

随后,天童寺里延请一位法师讲圆觉经。他虽是行单,却很发心,天天随众听经。一天,他听法师讲经,说到“圆觉自性。非性性有。徇诸性起。无取无证”的道理。当即心开意解,豁然见到本性。每天听完了经,他还要向他的同寮讲说一番,表示他对经义上的领会。同寮们都讥笑他,说:“你把镜子照一照你的面孔,象你这样一副苦恼相,又一个大字不识,你还妄想当讲经法师吗?”他当时气愤不过,回答说:“你们就估计我不能当法师吗?好,从今天起,我偏要做个法师给你们看看。三年之后,我还要回到天童寺来讲经呢!你们等着瞧罢!”同寮们听他说出说出这样大话,都一齐拍巴掌大笑,有的说:“象你这副材料,就可以当讲经法师,那除非是铁树开花,黄河之水倒流。”他也不和他们争辩,马上回到房里,收起衣单,背起包袱,走出山门。

自从离开天童寺之后,他到处行脚,效五十三参故事,遍访善知识,并且朝拜了中国四大名山。时间过去,不觉已经三年,在第三年的春天,他听说天童寺又有讲经法会,宣讲“大方广佛华严经”。触动念头,乃背起包袱,又回到天童寺来。当他走进客堂坐下之后,知客师看他只有一个破包袱,人也矮小,又是长得一副苦恼相,把他当作“云水僧”看待,板起面孔,问他:“你这位师傅来常住,有什么好事?”他答道:“我是来听经的,前来常住讨个经单。”知客师闷在心里好笑,觉得象你这个苦恼子,来听什么经,乃打趣说:“你可知道我们这里上讲什么经啊?”他昂起头来答道:“这个,又何必问。不是讲‘大方广佛华严经’么?”知客再向他开玩笑,问道:“你可知道‘大方广’三个字怎么讲?你讲给我听。如果讲得对,我就准你经单。”他看到知客师故意问难,马上放下脸,指着知客说道:“你好没有参学,怎能用轻慢心来问法?你要向我求开示,必须恭恭敬敬,搭衣展具,向我顶礼三拜,然后在我面前长跪合掌,我才可以讲给你听。如此儿戏态度,岂是求法之道?”知客受了他一顿呛白,当时觉得这个人貌虽不扬,名堂倒还不小。于是马上摆了一个“鸟笼”口里说:“好,请坐片刻,我马上就来。” 那个知客师掉转身,跑到丈室,向方丈和尚来了一个“瞒天过海”,说:“适才来了一个不寻常的挂单师傅,他声言要来听经讨经单。我问他讲什么经。他答道要听‘大方广佛华严经’。我问‘大方广’三个字怎样讲?他的口气真不小,说要听‘大方广’三个字,都非得叫方丈和尚搭衣持具把他请到丈室来,他才可以讲。”那位方丈和尚听了知客这一番说话,一时好奇心动,当真披上大红祖衣,持具来到客堂,把慧明和尚请到丈室。慧明和尚进到丈室,对方丈说:“和尚你要听我说法,还须把你的法座借我一坐。”方丈就依了他,恭而敬之把他送上法座。他坐上法座,俨然象个法师派头,把“抚尺”一拍,开口言道:“和尚,‘大方广’三个字,每个字有广中广,广中量,量中广,量中量四种讲法。若讲广中广义,那我一辈子也讲说不完。要用广中量量中广两种讲法,那也要讲上一年或半载。假设要我用量中量的讲法,我可以同你来谈一谈,不知和尚爱听哪一种讲法?”方丈和尚听他这么一说,觉得这位行脚僧不简单,不敢轻慢,乃回答说:“就请讲一讲量中量吧!” 于是他就大作狮吼:如何名“大”?如何名“方”?如何名“广”?把这三个字的体、相、用三重玄义,称性而谈,犹如桶低脱落,一泻千里,足足讲说了三个钟头。方丈和尚愈听愈高兴,觉得所讲的道理,全是从他自性中流出,不落前人碓臼,别有见地,奥妙无穷,引人入胜。马上顶礼拜谢,连声赞叹,说:“法师高明!法师高明!”并且请他代座讲经。这是慧明和尚被人尊称为法师的来由,也是他开始讲经的第一遭。

自此以后,诸方丛林慕慧明法师的名望,纷纷延请他讲经。他每次讲经,都是座无虚席,他虽然有了讲经法师的声名,可是,他却不在文字书本中推敲,志趣在禅那。他的讲经,全凭着他的领悟去发挥,不象其他讲经法师要参考疏钞。他认为疏钞上面的义理,乃是前人的见解,和自己毫不相干;疏钞背诵得熟,也不过是替别人数宝。所以他讲经从来不判教,只是消文释义,而喜谈有启发性的公案典故章,所以为一般禅和子和男女居士们所乐闻。只要听得慧明法师去到到某处讲经的消息,禅和子们和一些居士们都蜂拥地跟着他跑。那种情景,是普通一般讲经法师不曾有的。慧老他虽然是个不讲文字的人,可是,说的法语却很优美。那年,我在灵隐过年,除夕晚上,他上堂说法。我记得法语中有两句话:“花开朵朵艳,梅瓣片片香。”是多么有诗意啊!岂是一个不喝墨水是人所能道出?可见是他的悟境。(有慧明法师语录一卷,为湖南谈玄法师记录)

在我亲近慧明老法师半年中,觉得这位大德有许多奇特的行藏:第一点,他不好虚荣。有一件事实,可以证明。当一九二零年间,杭州灵隐寺宣布改为十方丛林,(灵隐寺原系子孙派系寺庙),杭州地方诸山长老护法居士机会,商讨推任首任主持。大家以慧明法师道行高深,德望隆重,都推举慧老为灵隐主持,被慧老拒绝。再三勤殷劝请,也不答应。过了半天,于是大家设了一个计,由几位当地著名居士出面,邀请慧老到灵隐寺吃斋。慧老不疑有他,乃应邀前往。当他跨进灵隐山门时,看见两旁站着成排的僧众,全都是搭衣持具,象迎驾的样子。他看情形不对,知道上当,马上掉转头,迈开大步飞跑。大家追了上去,将他拦住,请他回来。他于是往地上一坐,把双腿盘起,死也不肯起来。大家无法,只好把他捧抬了回来。捧进天王殿,钟鼓齐鸣,燃放鞭炮。他却大哭大喊。后来把他捧到丈室法座坐下时,他仍嚎哭不已。大家爬在地下齐声说:“向和尚道喜!” 一面哭着,一面说:“我不是当主持的材料;诸位如此爱我,实在是害了我。我无道无德,也无行持,有什么能力来领众呢,还是另选贤能。请大家慈悲,把我放了吧!”说罢,又是放声大哭。经大家跪在地下苦苦哀求,表示如果不答允,都不起来。这样,慧老才勉强答允权充灵隐主持。慧明老法师,他虽然荣任杭州首刹主持,名位是那么崇高,可是,他的生活一切,却依然是旧日风光,仍是个禅和子派头。每天是过堂吃饭,不吃私菜,与大众粒米同餐。他的卧室中,除了一张木榻板床之外,只有一条桌。桌上也没有任何摆设,只有一个土茶壶和一只茶杯。床上也只有破棉被一条,两件破衲衣,和一套破旧的换洗衣裤。即或有信徒供养他的新衣裤,摆不上两天,也就过户转送给人家了。杭州一班“耍罗汉”们,没穿,没有钱用,全都是跑到灵隐寺来向慧老打秋风。慧老对那些“耍罗汉”最是同情,来着不拒,有求必应,要什么就给什么,从不吝惜。慧老法师纯是平民作风,不贪享受。平常信徒送给他的供养:果品、糖食、糕饼以及穿的衣料,慧老他从来不自己享受,马上派侍者送到禅堂、念佛堂、上客堂去结缘。遇着有人送“红包”,他就把钱送到库房去打斋供众。他有一句口头禅:“房里有了这些葛藤,我不能睡觉。”此老的解脱,由此可见一般。慧老他虽然是一位讲经法师,又是大丛林中一位当头大和尚,他却不以此名位为荣,不自豪自大,而是平易近人。由于他的风度潇洒,像春风一般和蔼可亲,清众们在他面前,多不拘形迹。他也喜欢同清众们打交道,尤其和行单一般苦行僧最有缘。常同菜头、园头、门头、水头等苦恼人一道“冲壳子”聊天;也不时帮着种菜、挖地、泼粪水。举凡劳作的事,样样都干。在一九二八年,蒋介石下野,去到杭州灵隐寺游览时,因慕慧老法师道风,特地到方丈室拜访。他遍觅不得,后到了菜园,才看到慧老穿着短衫破衲衣,手持粪瓢,在那里泼菜。蒋介石爱他的解脱风度,觉得他坦率自然而没有做作,也就站在菜园里同他攀谈了一会。慧老的风度一向是解脱的。有一年,湖北归元寺请他讲圆觉经。到期,全寺职事僧众齐到山门排班接驾,一连迎接三天,都不见他来。大家都觉得奇怪。到第四天,方丈和尚在斋堂吃饭时,看见角落里挂单客师座位上,有一位师傅颇像慧老模样,仔细一看,正是请来讲经的慧明老法师。心中大喜,吃完了饭,方丈和尚在座上宣布,请大家不要回房,就在斋堂向慧老法师接驾。大家都觉得奇怪:并不见慧明法师到来,何以要在斋堂里来接驾?还是方丈和尚下座走到上客堂坐位,把慧老请了出来。大家一看,这才知道这位讲经法师早已来到常住,是躲在上客堂里!原来他在五天之前就来了,装作挂单模样。知客师认不得他,所以把他送到下客堂去了。方丈和尚马上爬倒在地下磕头顶礼赔罪;并且叫知客师向慧老求忏悔。慧老说:“这不能怪知客失礼。我怕惊动大家,不敢当,是我自己要挂单的。我乐意挂单生活。” 看来,慧明老法师是何等的解脱。

慧老法师于一九三零年冬月坐化。其灵骨在该寺起塔供养。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我将僧侣救护队结束,由陪都东下,二次到灵隐寺静养,常住挂牌请我为“堂主”,在慧老灵骨塔旁寮房安居了三年。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