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虚空藏真如行-当下成就世界

愿凡进入或听闻此空间众生皆当生证不退转果位,未来毕竟成佛!

 
 
 

日志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解-西禅寺释广禅大法师 5  

2014-09-08 10:06:26|  分类: 如来藏-真实义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   取大乘神通  防邪的戒第一节
神通自在意生身意生法身,是如来名号,是由自觉圣智善乐而得,是无生法忍成就四法而得,是由无我如来之藏而得。【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世尊修多罗说,如来藏自性清净,转三十二相入于一切众生身中。如大价宝垢衣所缠。如来之藏常住不变,亦复如是。而阴界入垢衣所缠,贪欲恚痴不实妄想尘劳所汅。一切诸佛之所演说。云何世尊同外道说我,言有如来藏耶。世尊。外道亦说有常作者,离于求那,周偏不灭。世尊。彼说有我。】这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对世尊言:“世尊,修多罗经即大乘契经,能契岀众生之心,使众生修入如来藏,入自性清净。由自心清净转变三十二相好,人不衰老。这如来藏是众生本有,好像众生身中本有大价宝,不至损坏常住不变。什么是垢衣所缠?如贪欲嗔痴,不实妄想尘劳所汅。这一切乃诸佛之所演说。为何世尊也同外道一样,说有如来藏的识藏(善恶二业境界)。外道也说有常作,离于功德。离于周(整体),偏(部分),皆不灭。世尊,外道他们也说有我呢?”【佛告大慧。我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大慧。有时说空,无相、无愿、如实际、法性、法身、涅槃、离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如是等句。说如来藏已。如来应供等正觉,为断愚夫畏无我句。故说离妄想无所有如来藏门。大慧。未来现在菩萨摩诃萨,不应作我见计着。比如陶家,于一泥聚。以人工水木轮绳方便,作种种器。如来亦复如是。于法无我,离一切妄想相。以种种智慧善巧方便,或说如来藏。或说无我。以是因缘故,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是名说如来藏。开引计我诸外道故,说如来藏。令离不实我见妄想,入三解脱门境界。希望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作如是说如来之藏。若不如是,则同外道。是故大慧。为离外道见故,当依无我如来之藏。】佛告大慧:“我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的我。大慧,说如来藏之时,有时也说到境界空,无虚妄相,是依于如来藏所得,不以人的随心所欲的愿望。是修入如实空法。也提到法身、涅槃的作用。比如,离自性相,得不生不灭法呀,这都是外道妄想起作用。大乘修行人在自性本来寂静的境界上不求涅槃,实已得自性涅槃。”《大涅槃经》说“大寂静就是大涅槃。”如来应供等入正觉的先圣善知识,为断除不理解经文的愚夫,害怕听无我之句。希望未来现在,一切菩萨摩诃萨,不应作有我之见。甚至还计较着。这如来之藏。比如制陶器的工人。以人工手艺;水、木、轮、和绳的方便,不断旋转的。泥团柱上,削捏制岀盘碗杯瓶。如来也是这样以无我无贪之法,离一切妄想相,用智慧的方便,为人随根说法。或说如来藏正法之智,或说无我无贪坚持正法,故说如来不同外道之我,是名如来藏。是开脱计我成外道者说如来藏。离诸我见,妄想、入三解脱门。(指人的三解脱,法的三解脱。这是在九地说此法的),便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作如是说如来之藏。若不如是,则同外道。是故大慧。为令修行人离外道恶见,当依无我如来之藏。”《大涅槃经》说:“无我名生死、有我名如来、常是法身、乐是涅槃、净者是法、不净是有为法、苦者一切外道。”【尔时世尊欲重宣此议:而说偈言 人相续阴 缘与微尘 胜自在作心量妄想。】在境界上岀现人像相,且持续的,这是佛自在作,和阴魔的胜作,是神之心和有我心。是外道和不如是修行者,以我见妄想缘起自性和无孔不入的,不思议变的微尘。由最胜境界恶见所产生,和正确的神通自在意生身及不正确意生身的阴种子生,和妄想生。第二节
  成就四法【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观未来众生,复请世尊。惟愿为说修行无间,如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者,大方便。佛告时大慧。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修行者大方便。云何为四。谓善分别自心现。观外性非性。离生住灭见。得自觉圣趣善乐。是名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修行者大方便。】第三本是七地后期修习无念正受意生身(初级神通)。修习神通佛法没有具体说明,只用陶工造陶器。把泥团拧住。随心任意制造岀盘、碗、杯、瓶。依水、木、轮、绳(佛理与陶师),(善知识)传授手艺,善知识能依佛理把修行人匡入如来藏门,防止修入外道。故要修行人认识成就四法,即善分别自心现,善观外性非性,离生住灭见,得自觉圣趣善乐。由于神通是自觉体会所得,为成就众生故说四法。【云何菩萨摩诃萨,善分别自心现。谓如是观三界唯心分齐,离我我所,无动摇,离去来。无始虚伪习气所熏,三界种种色行系缚,身财建立。妄想随入观。是名菩萨摩诃萨,善分别自心现。】什么是大士菩萨大菩萨善于分别自心现?就是正确认识欲界(淫欲食欲之界),色界(世间法),无色界(岀世间)。佛是超三界的部分与齐分的种种相(局部与整体),皆自己思想所现的量。又知要离我能作一切法,我能度许多人和事,离后无动于衷。反而取得上进心。悟得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之禅理,与阴魔非异非不异。并远离因无始妄想颠倒的所熏习气。三界种种色行系缚,善分别正报身和依所财,正确建立与妄想随入现,是名菩萨摩诃萨善分别自心现。【云何菩萨摩诃萨,善观外性非性。谓焰梦等一切性。无始虚伪妄想习因,观一切性非性。菩萨摩诃萨,作如是善观外性非性。是名菩萨摩诃萨,善观外性非性。】什么是菩萨大菩萨善观外性非性?在睡醒后记忆睡时所见的梦境,和非睡的禅定所见,一闪而逝的幻相见,叫作外性非性。外性非性是无始虚伪妄想的因产生的,菩萨摩诃萨要善于认识外性非性,是名菩萨摩诃萨善观外性非性。【云何菩萨摩诃萨,善离生住灭见。谓如幻梦一切性,自他俱性不生,随入自心分齐,故见外性非性。见识不生,及缘不积聚。见妄想缘,生于三界。内外一切法不可得。见离自性,生见悉灭。知如幻等诸法自性,得无生法忍。得无生法忍已。离生住灭见。是名菩萨摩诃萨,善分别生住灭见。】什么是菩萨大菩萨,善离生、住、灭、见?就是第一本;诸识有几种生、住、灭见。像幻梦等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的见。当自性相都不生之后,随入自心认识本份与齐分。故见外性非性。倘若这样的识相也不生,外境界所见不积聚,不起缘起自性而不生妄想自性,若不这样,则于三界内外所作的一切法无效。若知离自性相,一切虚妄相皆灭。则知如幻等诸法自性对意生身法,不起阻碍作用。则得无生法忍。得无生法忍后离了生、住、灭见。是名菩萨摩诃萨善分别生住灭见。【云何菩萨摩诃萨,得自觉圣智善乐。谓得无生法忍,住第八地菩萨地。得离心意意识,五法自性,二无我相,得意生身。】什么是菩萨大菩萨得自觉圣智善乐?就是得无生法忍,住第八地菩萨地。这是第二次心身转变,开觉后离外境界,心、意、意识。五法;名、相、分别、正智、如如。三自性;缘起自性、妄想自性、成自性。二无我相;人无我、法无我相。修行人远离内外境界后,还要离如来藏善恶二业识,既阴界入侵。是故佛说成就四法,使修行人从无生法忍得意生身法。修行人若依层次逐渐修入佛地,彼岸就在脚下。【世尊。意生身者,何因缘。佛告大慧。意生身者。比如意去,迅疾无碍。故名意生。比如意去,石壁无碍。于彼异方无量由延,因先所见,忆念不忘。自心流注不绝。于身无障碍生。大慧。如是意生身,得一时俱。菩萨摩诃萨意生身。如幻三昧力自在神通,妙相庄严圣种类身,一时俱生。犹如意生,无有障碍。随所忆念本愿境界。为成就众生,得自觉圣智善乐。】
“世尊,意生身者,以何因缘而生得?”佛告大慧:“意生身者,比如意欲生某事的境界。迅速而且无障碍。对方隔着石壁也无所障碍,对方非常远也无任何障碍。因事前认识是人是事,由认识而忆念不忘者。如现在信可寄到的地址。姓名、年龄、性别亦可,最好有其亲人在场。修行人虽自心还在流注妄想,对意生身法无所障碍。这是开悟之后,开觉之前七地修行人修习的意生身法。大慧,如是这样意念生,得一时俱生,现如幻三昧力的境界。而开觉之后的大士菩萨意生身(非初学修习者),不但有如幻的三昧力,能用自在神通力,现妙相庄严,得圣身和其他种类一时俱生,可按自己意念而生,无有障碍,随念而现本愿境界。为成就一切众生,得自觉圣智善乐。”以下是得神通后,应注意的事项;【如是菩萨摩诃萨,得无生法忍,住第八菩萨地。转舍心意意识,五法自性,二无我相身。及得意生身。得自觉圣智善乐。是名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修行者大方便,当如是学。】如是菩萨大菩萨,得无生法忍之后,离七地,住入第八菩萨地。转变舍离心(藏识),意(业识),意识(对前五识分别者)。五法(名、相、分别、正智、如如)。三自性(缘自性、妄想自性、成自性)。二无我相身(人无我、法无我)而得意生身,得自觉圣智善乐,是名菩萨大菩萨,成就四法。得修行者大方便,当如是修学。【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请世尊。惟愿为说一切诸法缘因之相。以觉缘因相故。我及诸菩萨离一切性,有无妄见。无妄想见,渐次俱生。佛告大慧。一切法二种缘相。谓外及内。外缘者。谓泥砖,柱轮绳水木人工诸方便缘,有瓶生。如泥瓶,缕垒,草席,种芽,酪酥等,方便缘生亦复如是。是名外缘前后转生。云何内缘。谓无明爱业等法,得缘名。从彼生阴界入法,得缘所起名。彼无差别,而愚夫妄想。是名内缘法。】此时大慧菩萨大菩萨,再请世尊,愿为说一切诸法缘相与因相,想分别法缘相与因相故。我及一切菩萨离境界上有与无的妄见,部分与整体的见。佛告大慧:“一切法有二种缘相,外缘相(外境界)与内缘相(内境界。外缘相者就是比如泥砖,柱、木轮、绳子、水、木、人工制造。即方便产生泥瓶。又如泥瓶,又如其他缕垒、草席、种芽、酪酥等。都由各种方法。工具、人工方便而产生的,是名外缘前后产生。也就是说意生身法,不仅仅是一种事,一切不思议事,都可以随心所欲作意生身法。”至于内缘相,由于修行人才入七地,故有种种不顺利的事,不如愿,见不到本愿境界。于是妄加种种做作由爱业生,恶业也生。同时阴种子也生,再进一步阴种子入侵。这不但七地如此,九地也如此。这些阴魔随修行人思想反正过来,阴界也灭了。意生身法不是声闻、缘觉、外道所能有的境界。是正修入八地所得。以下是不正确的意生身的过程第三节
不正确的六种因【大慧。彼因者,有六种。谓当有因。相续因。相因。作因。显示因。待因。】
“正确的三昧乐正受意生身法,是闭眼即得,或稍待也得,现境界后,还有事态演变的境界生,不生阴界入侵。不正确的过程有以上六种因。”【当有因者。作因已,内外法生。】修行人为利益一切众生,起意生有忆念,就是作因。在作之后修行人正心等待,当境界现前时。显示为众生办一切事的境界。此时当有因,同时内外法生。【相续因者。作攀缘已,内外法生阴种子等。】相续因者,由于本愿境界,迟迟不显示,修行人由于不耐烦等待,而起攀缘心,故名相续,内外法相续,同时阴种子生。【相因者,作无间相续生。】相续因者、由于等待、而起攀缘,眼住于色,相续而不间断。色上的相、白云在飘、黑块在移,就是不形成形状处所。修行人怀疑了,而产生妄想。【作因者。作增上事,如转轮王。】作因者,由于怀疑,而在白云黑块上,而作增上事,如转轮王,不得三十二相好。而修行人想补完整三十二相,修行人再起作意,促使白云黑块显现相像,这相是前与后混合而成。【显示因者。妄想事生已,相现作所作,如灯照色等。】显示因者,妄想某事心生之后,前作之后的境界与后者重叠而现,是不实境界,非本愿境界,是不实境界,如灯照见物一般。显示种种虚妄相。【待因者。灭时作相续断,不妄想性生。】待因者,是显示境界,为众生办事后,不看境界了。但境界不是灭了。若闭眼时境界仍在持续现,未灭。若继续作因,想见另一种境界,则后面境界与前面混合,现岀来的境界是二个混合的境界,不是真境实相。这是不正确的六因。【大慧,彼自妄想相愚夫,不断次生,不俱生。所以者何。若复俱生者,作所作无分别。不得因相故。若渐次生者,不得相我故。渐次生不生。如不生子,无父名。大慧,渐次生,相续方便,不然。但妄想耳。因攀缘,次第,增上缘等,生所生故。大慧。渐次生不生。妄想自性计著相故,渐次俱不生。自心现受用故。自相共相,外性非性。大慧。渐次俱不生。除自心现,不觉妄想故相生。是者因缘作事方便相,当离渐次俱见。】
“大慧,那些妄想现相的愚夫,在修意生身时,不应计较渐次生或不俱生。为什么?若俱生者,就是前所未现将现时,作者不知所措,以为前不能现境界了,后者又持续作之,二者境界重叠后俱生。不能得到事前本愿境界。若渐次生者,即待因时,境界里原有的相不灭,而又为众生问起另一事,所作时与待因持续未灭之相混合。则分不岀旧相与新作之相。所以,后者渐次,二者也不能回答前者之事。都是子无父名,虽然有果相,但不能解答事因之相。大慧,若渐次作而还不生,是自心现受用故,是自相共相或外性非性,还存在感觉不到的妄想自性现相生。为方便一切众生时必须在清净的境界上任意作意生身法。但修行人因有攀缘心起而逐渐产生妄想。故有生所生,纠缠不清。以上说的是七地修习意生身的情况。也是俱生邪心的修行人,也会得到这样的境界的,一般正心行善人,闭眼即能得到如愿以偿的境界。【尔时世尊欲重宣此议而说偈言:一切都无生 亦无因缘灭 于彼生灭中 而起因缘想 非遮灭复生 相缘因缘起 唯为断凡愚 痴惑妄想缘 有无缘起法 是悉无有生 习气所迷转 从是三有现 真实无生缘 亦复无有灭 观一切有为 犹如虚空华 攝受及所攝 舍离惑乱见 非已生当生 亦复无因缘 一切无所有 斯皆是言说。】
“以圣贤来说,法本无生,也无灭。凡夫因妄想,则有因缘生灭。境界灭非被遮,见时并非重生,愚夫妄想相续,以为因缘起。若断凡愚痴惑妄想,才知境界的有无。因与缘,皆无所生这是虚妄习气所迷转,从中现三界。真实是无生也无灭。这一切皆有为法,眼所见像虚空见到花,纳受境界和被纳境界。若舍离惑乱,没有已生。和应当生。也没有因缘。一切无所有,斯皆是言说。贤圣知所见皆是虚妄。于无相空处,才能正心而微妙精取有真境实相,愚夫以有无二见,误认为佛的知见。故纳受有无,而生痴惑。”第四节   修神通与四种言说妄想【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惟愿为说。言说妄想相心经。世尊。我及余菩萨摩诃萨,若善知言说妄想心经。则能通达言说所说二种议。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言说所说二种趣,净一切众生。佛告大慧。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佛告大慧。有四种言说妄想相。谓相言说。梦言说。过妄想计着言说。无始妄想说。相言说者。从自妄想色相计著生。梦言说者。先所经境界,随忆念生。从觉已,境界无性生。过妄想计着言说者。先怨所作业,随忆念生。无始妄想言说者。无始虚伪计著过。自种习气生。是名四种言说妄想相。】这时大慧菩萨大菩萨再表白佛言:“世尊,愿为我等说妄想相心经。世尊,我及余菩萨摩诃萨,若善知言说妄想心经。则能通达言说所说二种议。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言说所说二种议趣,净一切众生”。佛告大慧:“谛听谛听,你等想悟法解议,我应当为你解说。”大慧对佛言:“好啊,世尊!我等愿闻其祥”。佛告大慧:“有四种言说妄想相。谓相言说,梦言说,过妄想计着言说,无始妄想说。”相言说者:“从自心妄想在境界上现种种色像,种种形状,不知自心所现,却计着形相像见,而对有作种种言说。”梦言说者:“先前所经过,所见过的,种种境界见,随回忆想念,又在境界上现。感觉以前已现过,不是自性生,是外性非性生的言说。”过妄想言说者:怨先前所作诸业,不知是过,后悔与憎恨,起报复打击想,或贪恋再次现境界,于是随所忆念,而在境界上生的言说。无始妄想言说;有生以来欲望嗜好虚伪计著妄想事,是自心种性习气所生的言说。”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以此议,劝请世尊。为愿更说言说妄想,所现境界。世尊。何处何故,云何何因,众生妄想言说生。佛告大慧。头胸喉鼻,唇舌龈齿,和合岀音声。大慧白佛言。世尊。言说妄想,为异为不异。佛告大慧。言说妄想,非异非不异。所以者何。谓彼因生相故。大慧。若言说妄想异者,妄想不应是因,若不异者,语不显议。而有显示。是故非异非不异。”】这时大慧又以此议请问世尊,唯愿更说言说妄想所现境界。何地、何事、何说、何因、众生有言说妄想所现境界。佛告大慧:“是头、胸、喉、鼻、唇、舌、龈、齿和合岀音声。即口腔、身上岀声音。”大慧对佛言:“世尊,言说与妄想,为异为不异,为什么?就是由言说与妄想的因,而生种种相。”佛告大慧:“若言说与妄想异者,则妄想是言说的因。若不异者,说的话没有根椐。却有相的显示。故说非异非不异。”【大慧白佛言。世尊。为言说即是第一议。为所说者是第一议。佛告大慧。非言说是第一议。亦非所说是第一议。所以者何。谓第一议圣乐,言说所入是第一议。非言说是第一议。第一议者,圣智自觉所得。非言说妄想觉境界。是故言说妄想,不显示第一议。言说者,生灭动摇展转因缘起。若展转因缘起者,彼不显示第一议。大慧。自他相无性故,言说相不显示第一议。复次大慧。随入自心现量,故种种相外性非性,言说妄想不显示第一议。是故大慧。当离言说诸妄想相。】大慧又禀佛言:“世尊,是言说即是第一议。还是所说者是第一议。”佛告大慧:“非言说是第一议。也非所说是第一议,为什么?第一议者是如来所喜欢说的,一切言说能成为佛理,就是第一议。不是任何言说是第一议。第一议者是圣智自觉所得。不是言说生妄想,而因妄想生虚妄相境界,而说第一议。修行人应当用观察觉,修心行善,能以自觉现圣智境界。得意生身法,得圣知圣见圣慧眼。是故言说妄想不显示第一议。他只在于生灭中,动摇展转而起因缘,这因缘是自相他相不是自性故,随入自心现量,是外性非性故。大慧,想得意生身法,当离言说妄想。”【尔时世尊欲重宣此议而说偈言:诸性无自性 亦复无言 甚深空空议 愚夫不能了 一切性自性 言说法如影 自觉圣智子 实际我所说。】
“入无我如来之藏,修意生身法,要顺空随无相,故说一切法无自性,也无言说。这甚深的第一议空。愚夫只在言说与文字上打转。没有佛的智慧,故不能理解佛理。一切自性境界是法身,而言说与文字,只有法的泡影。修行人要修得能自觉圣智,才是真谛。”第二节
修神通法应离四句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惟愿为说离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一切外道所不行。自觉圣智所行。离妄想自相共相,入于第一真实之议。诸地相续渐次,上上增进清净之相。随入如来地相。无开发本愿。比如众色摩尼境界,无边相行,自心现趣,部份分之相,一切诸法。我及余菩萨摩诃萨,离如是等妄想自性,自共相见。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令一切众生。一切安乐,具足充滿。】以上修意生身法,应离四句。什么是四句?第一句是一异;只见一物,以后换了境界还是一物,这是声闻。《大涅槃经》说:“只见一物,不见多物,虽有天眼。故称肉眼。”就是说,不是心见,只算是身见。第二句;俱不俱,这是初学意生身法。如六因所说的。渐次与俱生的见。第三句;有无、非有、非无。这是初学者的怀疑心,对境界的有时有见,有时无见,及似有似无,中间见,不知如何是好。第四句;常无常;此人已不是初学者,而是已知远离境界。对不能远离界的常见境界生苦恼,对无所远离的无常见境界怕断了见。为何要离四句呢?因为法顺空,随无相,应无作。意生身法也如此。故经说,有无悉俱离。所以离了一切虚妄相,才能得有意生法。这是一切外道所不能行,自觉圣智所应行,是入如来藏第一真实之议(佛理),但不能开发本愿境界。什么是本愿?如《六祖谈经》说,惠明求法,六祖用顿教法将他开悟,片刻之间取得开悟的本愿,这是大乘法。而此时的修行人才刚入七地,刚修学神通,还没有佛法,须在八地后期才会拥有。所以不能开发本愿境界。第六节  修行人不知离四句又怎样   【佛告大慧。善哉善哉。汝能问我如是之议。多所安乐。多所饶益。哀愍一切诸天世人。佛告大慧。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佛告大慧。不知心量愚痴凡夫,取内外性。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自性习因,计着妄想。】佛告大慧:“好啊,好啊!你能问我这样甚深之议,能得许多安乐,多多饶益。哀愍一切诸天道与世间人。佛告大慧,谛听谛听,你等深思熟虑,我理当为你等分别解说。”大慧对佛言:“好啊,世尊!我等愿听训教。佛告大慧:“在禅定上所现的虚妄相皆由自心的烦恼与妄想产生的。取内外境界,依于四句,是妄想自性和内因的脾气,计着妄想。”第七节
七种比如妄想

【比如群鹿,为渴所逼。见春时焰,而作水想。迷乱弛趣,不知非水。如是愚夫,无始虚伪妄想所熏习,三毒烧心,乐色境界,见生住灭。取内外性。坠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想,妄见攝受。】比如群鹿,由渴所逼,待春天来临时,希望得到水喝。从远处望见雾气,误以为是水,于是起妄想。于是迷乱飞跑,不知那里是雾不是水。这是愚痴凡夫一方面想得意生身法,一方面带著脾气与嗜好,妄想与烦恼,不但不远离内外境界。还依著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想的种种境界,作为意生身的境界。【如亁达婆城。凡愚无智,而起城想。无始习气计著相现。彼非有城非无城。如是外道,无始虚伪习气计着。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不能了知自心现量。】比如黑多白少的境界,像亁达婆城、凡愚无智,把这似城非城的黑块,看作是城堡,这是外道无始虚伪习气计着。是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不能了知自心现量而产生的境界。误认为这就是意生身法。【比如有人,梦见男女,象马车步,城邑园林,山河浴池,种种庄严。自身入中。觉己忆念。大慧。于意云何。如是士夫,于前所梦忆念不舍为黠慧不。大慧告佛言。不也世尊。佛告大慧。如是凡夫,恶见所噬。外道邪智,不知如梦,自心现性。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比如有人,梦见男的、女的、骑象、骑马、坐车、散步、城邑中、园林里、山、河、浴池等种种庄严。自身入在其中,醒来回想经过。大慧,为什么?这样的士夫,于前所梦,回想不停。是黠慧不?大慧对佛言:“不是啊,世尊!”佛告大慧:“这样的凡夫是被邪知恶见所呑没。是外道邪智,不知是梦,是自心所现,是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比如画像,不高不下,而彼凡愚,作能高下想,如是未来外道,恶见习气充滿。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自坏坏他。馀离有无,无生之伦。亦说言无。谤因果见。拨善根本,坏清净因。胜求者当远离去。作如是说。彼坠自他俱见。有无妄想已。坠建立诽谤,以是恶见当坠地狱。】比如挂在墙上的画像,不高不下,但凡愚却作高下想。如是未来,逐渐成为外道恶见习气这由他们坏习惯所形成的。是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不离四句,而妄想得意生身法。不但害自己,同时也害了别人。他们自以为在境界上没有了象、马、牛、羊(七空句)便认为已离了有无二见。于是建立无生之伦,谤因果见。是拨断自己的善根。破坏清净前因,种外道的恶果。若修意生身法者,须断外道邪知恶心见。这是外道所作的无生论,是坠自相与他相的俱见,是建立有无之相,后又诽谤了,这样的外道当坠地狱。【比如医目,见有垂发,谓众人言,汝等观此,而是垂发。毕竟非性非无性。见不见故。如是外道妄见希望。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诽谤正法,自陷陷他。】比如有人,眼患医病,见黑似垂发。便对人说:见有垂发。这见是非性,垂发以外的见、为非无性。是见境界与不见境界故。如是外道妄想见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诽谤正法,不但自己陷入其境,为别人说法时也误了别人。【比如火轮非轮,愚夫轮想、非有智者,如是外道,恶见希望。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想。一切性生。】比如红的像火轮而非轮,愚夫却妄想是轮,这不是智慧者之想,如是外道、邪知恶见总希望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想。认为是真境实相。【比如水泡,似摩尼珠。愚小无智,作摩尼想。计著追逐。而彼水泡,非摩尼非非摩尼。取不取故。如是外道恶,见妄想习气所熏,于无所有说有生。缘有者言灭。】比如水泡,像摩尼珠,凡愚乃小乘者无智,竟作摩尼想,计著追根揭底。这水泡只是像摩尼并非真摩尼,取之则无。不取疑有?如是外道恶见妄想习气所熏。比如意生身法,外道于无所有境界说有意生身法。若与真境实相对比,则像水泡一样破灭。
这段所说的离四句,与第一本离四因缘,虽同样是境界上问题,但离四因缘是提高修行人对境界,采取不同方法,得不同认识。而离四句,却是不同种性,所得境界都不能入无我如来之藏,都应离境界的教诲。无我如来之藏,要众生离不实的我见妄想,入三解脱门。人的三解脱;离自心现性与外性非相见,离惑乱相见、住于如实空法是名三解脱。现真境实相。【复次大慧。有三种量。五分论。各建立己。得圣智自觉。离二自性事。而作有性妄想计着。】佛再告大慧:“有三种量;一;现量,愚夫所喜欢现的虚妄相境界,自心虚妄的现量。二;比量,外道无中生有,对虚妄相横加比较的比量。三;圣量,是菩萨摩诃萨得自觉圣智善乐,以神通自在现真境实相。为方便众生,成就众生所作的圣言量。五分论;宗、因、喻、合、结。各以各的切身体会,自心认识,建立所修之宗,而说其宗之因。用种种比如,以喻说因。宗、因、喻是名三支。加上合、结名五分论。由于各各的体会认识不同,所建立也不同。有的入佛地得自觉圣智,能离缘起自性与妄想自性得成自性。但也有修行人虽入佛地,有时仍有愚夫之见,依于自心现量相现。外道等总在有无境界上妄想计着。”【大慧。心意意识,身心转变,自心现攝所攝,诸妄想断。如来地自觉圣智修行者,不于彼作性非性想。若复修行者,如是境界,性非性攝取想生者。彼即取长养,及取我人。】
“大慧,修行人孤立第六识,不对前五识起分别,则心与意无所现前。于是身心转变,自心现的纳与所纳的诸妄想则断。这是入如来地得自觉圣智的修行者。若修行人对如是性非性境界,有纳取境界的忆念生,境界即现长养士夫,及我人众生寿者。”【大慧。若说彼性自性,自共相。一切皆是化佛所说。非法佛说。又诸言说,悉由愚夫希望见生。不为别建立趣自性法,得圣智自觉三昧乐住者,分别显示。】
“大慧,若说境界所现的自相共相,一切皆是化身佛所说的,不是法身佛说的。又作是言,皆是愚夫贪见境界颠倒心产生的虚妄相,不是真实的自性相,能得自觉圣智的三昧无念正受法。因乐住声闻,故不入八地,修行人要分别,加以显示。”第八节
所比如的显示【比如水中有树影现。彼非影非非影。非树形非非树形。如是外道,见习所熏。妄想计著。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想。而不能知自心现量。】比如水中有树现,似影非影,似树形非树形。修行人知是自心现量,置之不理,外道人则有妄想加计较的习惯,以自心现量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想。而不知是自心现量。【比如有镜,随缘显现一切色像,而无妄想。彼非像非非像,而见像非像。妄想愚夫,而作像想。如是外道恶见。自心像现妄想计著。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想。】比如在镜中照见一切色像,不是妄想所显示,但镜中所见,似像非像,仿佛似真的一样。妄想的愚夫不知是虚妄相,而真像想。如是外道,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想。【比如风水,和合岀声。彼非性非非性。如是外道,恶见妄想。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想。】修行人在禅定中,或在禅定外,听到佛在说法。比如风水和合岀声,这似性非性。《楞严经》说:“若作圣解、便受群邪”但外道起恶见,生妄想。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想,生邪见。【比如大地,无草木处。热焰川流。洪浪云拥,彼非性非非性。贪无贪故。如是愚夫,无始虚伪习气所熏,妄想计着。依生住灭,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缘自住事门,亦复如彼热焰波浪。】比如境界见如大地,无草木处,或见热焰、川流、惊涛骇浪、云拥、似境界却非境界,分别在于贪与不贪。如是愚夫因无始虚伪习气所熏,妄想计着,依于境界的生、住、灭见。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在不离虚妄相的情况下作意生身法,且对热焰川流,洪浪云拥,求证是祸是福。【比如有人,咒术机发。以非众生数,毗舍舌鬼,方便合成,动摇云为。凡愚妄想计着往来。如是外道恶见希望。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戏论计著,不实建立。】比如有人,能应用咒术,咒动机关,控制木人,咒动毗舍舌鬼的作用之法。于是凡夫妄想,外道恶见。皆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以世间言论计较着,作不实的建立。【大慧。是故欲得自觉圣智事,当离生住灭,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等,恶见妄想。】
“大慧,是故想得自觉圣智善乐,和神通自在意生身法,当离境界生、住、灭见。离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等恶见,外道的妄想。”【尔时世尊欲重宣此议而说偈言:幻梦水树影 垂发热时焰 如是观三有 究竟得解脱 比如鹿渴想 动转迷乱心 鹿想谓为水 而实无水事 如是识种子 动转见境界 愚夫妄想生 如为医所医 于无始生死 计着攝受性 如逆楔岀楔 舍离贪攝受 如幻咒机发 浮云梦电光 观是得解脱 永断三相续 于彼无有作 犹如焰虚空 如是知诸法 则为无所知 言教唯假名 彼亦无有相 于彼起妄想 阴行如垂发 如画垂发幻 梦犍达婆城 火轮热时焰 无而现众生 常无常一异 俱不俱亦然 无始过相续 愚夫痴妄想 明镜水净眼 摩尼妙宝珠 于中现众色 而实无所有 一切性显现 如画热时焰 种种众色现 如梦无所有。】此时世尊以重点宣此议而说偈言:“幻与梦像水中的树影,像眼病患者所见的垂发,像热时所见的水气火焰,以这样的方式对待三界,三界是长对短,以假妄想为真,怕境界断见,喜欢自心现量的境界。却妄想得究竟得解脱。好比鹿因口渴想喝水,见到远方气焰云拥。由于迷了心窍,误以为那里有水,其实没有水。用这比喻种子,以动乱颠倒心入禅定见境界。如是这愚夫妄想不断,像患者之见垂发,在无量劫中不离生死,计着纳受非祸福境界。好像逆楔而打,想拨起楔来,不料楔得更紧。修行人若舍贪心,离纳受。则知一切法像幻术之咒机发,如浮云不断演变。像梦境界生,如电闪、像光一般的明照,于真实一无所有。修行人若以此修行,善观外性非性,境界是自心现量,就得三解脱。也断了三相续的善恶二业,五蕴及一切诸业。也消除了诸病。这时境界一片虚空。见到在虚空中生起焰火。红的像火轮,白的像浮云,知是因妄想生起的境界,远离则是无所有。权实二教不过是名称。无有一相能入大乘法门。凡夫喜妄想,眼病见垂发,在梦中见到犍达婆城。当现白像浮云,红的像火轮,非修行人所需的境界。远离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愚夫因眼病,见水泡误为是摩尼宝珠。能现种种色。而实无所有。修行人若知外性非性是自心与量所现,远离了则得三解脱,永断三相续的善恶二业,五蕴及一切诸业,境界也是如此,当见到种种色像时,仿佛在梦里一般样,离了就风平浪静。”
【复次大慧。如来说法,离如是四句。谓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离于有无建立诽谤。分别结集,真谛缘起,道灭解脱。如来说法,以是为首。非性、非自在、非无因、非微尘、非时、非自性相续,而为说法。复次大慧。为净烦恼尔焰障故。比如啇主。次第建立百八句无所有,善分别诸乘,及诸地相。】佛再告大慧:“离此四句,要修神通与佛法,要顺空随入正偏知正觉。得真谛缘起,灭尽一切外道所行禅。以如来说法为上首。意生身非境界已有,也非自在所得。非无因有生,非微尘可入。非时有时无,非自性现,非相续而为说法。大慧,为了净除烦恼与尔焰(悟力),对立矛盾的障碍,就是烦恼与尔焰(功德),无有高下,平等了。比如商主,次第建立百八句,随后诽谤无所有,也就是众生到彼岸时须用竹筏渡,到彼岸应舍。即法尚应舍,何况非法,非法就是外道。”所以要善分别一切乘,知少而足是声闻,胆小是缘觉乘,胆大的外道各别种性,但都要归要归入佛乘。善分别自己修入何地,应从此地而修,不可超越,逐渐修入,渐得成果。第九节
四种禅【复次大慧。有四种禅。云何为四。愚夫所行禅。观察议禅。攀缘禅。如来禅。云何为愚夫所行禅。谓声闻缘觉外道修行者,观人无我性。自相共相,骨锁无常苦、不净相,计着为首。如是相不异观。前后转进。相不除灭。是名愚夫所行禅。】什么是愚夫所行禅?就是声闻缘觉外道所修的禅。在一般情况下没有名师指点和经文指导,不知远离内外境界,虽知人无我,灭了一些贪心,在境界上所现的自相共相,像骨节连锁不断一样无常显现。有时对常见虚妄相而生烦恼。但又以妄想为根本,以此现相不能修为净相,妄想相不能除灭。不能超越声闻缘觉外道诸禅乐。是名愚夫所行禅。【云何观察议禅。谓人无我自共相。外道自他俱无性己。观法无我。彼地相议,渐次增进。是名观察议禅。】什么是观察议禅?就是开悟后,都在境界上见到内在因的自心现量,是缘于外境界即触景生情,注入内心的一般自相,和与阴合起为共相。得名师指点,或经文开导,知用观察觉,避开能导致声闻缘觉外道诸禅定境界,修法无我观(五无间法),于是所修地,所现相迎合佛理,而渐次增进,是名观察议禅。【云何攀缘如禅。谓妄想。二无我妄想。如实处不生妄想。是名攀缘如禅。】修行人控制妄想习气,修入人法无我之后,还存在观察二无我的究竟边际的妄想,及要取得种种智慧,取得后继有人,佛种不断的妄想,和消除阴界入侵的妄想。所以要离人法二无我,取得常乐我净。逐渐修入自正、正他,传一切法,取得后继有人,佛种不断。【云何如来禅。谓入如来地,得自觉圣智相三种乐住。成办众生不思议事。是名如来禅。】什么是如来禅?就是入如来地,得自觉圣智相三种乐住。一;得第三级最高神通,就是种类俱生无行作意生身。即各种各类的人事物,无须思维,无须假设,修行人处在甚深三昧,不闻不问,能现一切自性境界,都显现于如来眼前,故乐住,也称为金刚三昧禅。二;如第八本说:“观察诸导师,犹如恒河沙,不坏亦不去,亦复不究竟,是则为平等。”平等;如经首四偈:“烦恼及尔焰。”不平等时,心中的烦恼要用修行所得的尔焰悟力,像东风压倒西风一样,压伏了烦恼。压伏之后修行人乐了,妄了戒。脾气嗜好又生了,烦恼又复然。也像西风压倒东风一样压倒尔焰。修行人的心平等之后已没有烦恼,也不用尔焰,平等了,故乐住。三;如第八本偈言说:“观察诸如来,犹如恒河沙,悉离一切过,随流入性常,是则佛正觉。”修行至此,已改脾气嗜好,没有妄念烦恼,所以能悉离一切过。能保持这样,乐住这样,就是“随流入性常。”就是佛的正觉。这是三种乐住。虽得三种乐住,还能为众生办一切不思议事,是名如来禅。【尔时世尊欲重宣此议,而说偈言:凡夫所行禅 观察相议禅 攀缘如实禅 如来清净禅 比如日月形 钵头摩深险 如虚空火尽 修行者观察 如是种种相 外道道通禅 亦复坠声闻 及缘觉境界 舍离彼一切 则是无所有 一切刹诸佛 以不思议手 一时摩其顶 随顺入如相。】初开悟者,不知悟后修法,成为声闻缘觉外道诸凡夫诸禅定,能观察相现皆虚妄,得观察议禅。由于修无念正受三昧法,得住如实空法,得攀缘如实禅。但要放弃平静虚空的三昧。修真境实相得种种智慧。再修入如来清净禅。比如日月明照,有时暗无所见,时圆时缺,以钵头摩比如深不可测,险可丧生,又见虚空,有觉暖尽。这些都无关紧要,莫像外道从相上修。自称自己已通达诸禅。也莫坠声闻,只见一物,得少知足。胆小是缘觉,这二种只能自利不能利他。舍离以上修无所有相。开觉就有一切诸佛手摩其顶,随顺入如如之相。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般涅槃者,说何等法谓为涅槃。佛告大慧。一切自性习气,藏意意识习,转变名为涅槃。诸佛及我涅槃自性空事境界。复次大慧。涅槃者,圣智自觉境界。离断常妄想性非性。云何非常。谓自相共相妄想断故非常。云何非断。谓一切圣,去来现在得自觉,故非断。大慧。涅槃不坏不死。若涅槃死者,复应受生相续。若坏者,应坠有为相。是故涅槃离坏离死,是故修行之所归依。复次大慧。涅槃非舍非得。非断非常。非一议。非种种议是名涅槃。】
这时候大慧菩萨摩诃萨再问佛言:“世尊,什么是般涅槃?说什么法名为涅槃?”佛告大慧:“一切习惯脾气,及心意意识转变(外八识)名为涅槃。是一切先佛及我的涅槃。是修行自性境界空之后。为众生成就,及办一切事的境界。”佛再告大慧:“这涅槃者,是自觉而得圣智的境界。是离断常妄想,及离外性非性妄想的境界。什么境界非常?非常就是断,就是天天参禅,见不到境界,就是已离内外境界,不见自心现量的自相,和一般境界的自共相。认为是断见了这是非常境界。什么是非断?就是常见境界,得真境实相,能自觉得圣智,得神通与法,能在认为是断见的清净上为众生办一切不思议事,是非断境界。大慧,涅槃不坏不死,若涅槃像一般人老病死者。也要复入轮回受生(投胎)。若涅槃坏者,是修错误修行人,是坠声闻缘觉外道的有无相。所以涅槃是不生不死不灭。依于佛(理论),法(智慧),僧(传法者)。”佛再告大慧:“涅槃的圣智,不是舍一切法能自觉,非常见虚妄相能得自觉,非只一种道理。也非种种道理,能修得自觉圣智,得意生身法,为众生行一切善是为涅槃。”【复次大慧,声闻缘觉涅槃者。觉自相共相,不习近境界。不颠倒见。妄想不生。彼等于彼,作涅槃觉。】佛再告大慧:“声闻少见知足,缘觉胆小,虽知自相共相是自心现量,不修意生身法。因断烦恼而不颠倒见,妄想也不生,对自己松懈修行,竟作涅槃的觉。”【复次大慧。二种自性相。云何为二。谓言说自性相计着。事自性相计著。言说自性相计著者。从无始言说虚伪习气计着生。事自性相计著者。从不觉自心现分齐生。】佛再告大慧:“境界有二种 ;一由于言说而使境界上有相现,自己却计较着。二由一切事使境界上有相现,自己却计较着。言说自性计著者,从有生以来,有虚伪言说的习惯生,一切疑难事自性计著者,仍不觉是自心现量本分与齐分生。”以上是对修意生身自有影响的种种第十一节
意生身的神力【复次大慧。如来以二种神力建立,菩萨摩诃萨顶礼诸佛,听受问议。云何二种神力建立。谓三昧正受,为现一切身面言说神力。及手灌顶神力。】      佛再告大慧:“如来对于意生身的菩萨说二种神力建立,菩萨摩诃(摩诃;大)萨顶礼诸佛听受法议。那二种神力建立?就是修三昧乐正受时,为现一切菩萨和佛的身面和言说神力,以及佛手灌顶神力。” 【大慧。菩萨摩诃萨初菩萨地,住佛神力。所谓入菩萨大乘照明三昧。入是三昧己。十方三世界一切诸佛,以神通力,为现一切身面言说。如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及馀如是相功德成就菩萨摩诃萨。大慧。是名初菩萨地。菩萨摩诃萨得菩萨三昧正受神力,于百千劫积习善根之所成就。】
“大慧,一切菩萨大菩萨入初菩萨地(七地)神力。就是大乘菩萨得照明三昧,菩萨和三昧后,就有十方世界一切诸佛以神通力,为菩萨现一切身面言说。比如金刚藏菩萨大菩萨,及其他菩萨,凡具有如是相的。有功德成就的菩萨大菩萨。大慧,是名初菩萨地,菩萨大菩萨得菩萨三昧正受神力,在百千劫积习善根之所成就。”【次第诸地对治所治相,通达究竟。至法云地。住大莲华微妙宫殿。坐大莲华宝师子座。同类菩萨摩诃萨眷属围绕。众宝璎珞庄严其身。如黄金苫葡日月光明。诸最胜子从十方来,就大莲华宫殿上,而灌其顶。比如自在转轮圣王,及天帝释太子灌顶。是名菩萨手灌顶神力。大慧。是名菩萨摩诃萨二种神力。若菩萨摩诃萨住二种神力。面见诸佛如来。若不如是,则不能见。】修行人由此地第六地殊胜入处修寂灭观,后再入七地修意生身三昧法。通达理解一切究竟,直至法云地,则住大莲华微妙宫殿,坐大莲华宝师子座。便有同类菩萨摩诃萨眷属围绕,众宝璎珞庄严其身。如黄金苫葡日月光明,佛的诸最胜子从十方来,就大莲华宫殿上,为此而菩萨手灌其顶。比如自在转轮圣王,及天帝释太子灌顶。是名菩萨手灌顶二种神力。大慧,若菩萨大菩萨住二种神力。就能面见诸佛如来。若不如是,则不能见如来。【复次大慧。菩萨摩诃萨,凡所分别三昧,神足诸法之行,是等一切,悉住如来二种神力。大慧。若菩萨摩诃萨离佛神力,能辩说者。一切凡夫亦应能说。所以者何。谓不住神力。】佛再告大慧:“凡所分别的三昧神足力,为人说法,为人行善之行,这些菩萨都住有如来二种神力。大慧,若菩萨离佛神力,而能办一切事,和为人说法者,一切凡夫也都能办能说。为什么?外道不住如来神力故。”【大慧。山石树木,及诸乐器,城郭宫殿,以如来入城威神力故,皆自然岀音乐之声。何况有心者。聋盲音哑,无量众苦,皆得解脱。如来有如是等无量神力,利安众生。】
“大慧,山石、树木,及诸乐器,甚至城郭宫殿,都以如来入城威神之力。皆自然岀音乐之声,何况有思想的人。于是聋、盲、音、哑、和一切其他苦难者,皆得解脱。如来有如是等无量神力,利益安隐一切众生。”【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缘。如来应供等正觉,菩萨摩诃萨住三昧正受时,及胜进地灌顶时,加以神力。佛告大慧。为离魔业烦恼故。及不堕声闻地禅故。为得如来自觉地故。及增进所得法故。是故如来应供等正觉,咸以神力建立诸菩萨摩诃萨。若不以神力建立者。则堕外道恶见妄想。及诸声闻。众魔希望。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是故,诸佛如来咸以神力攝受诸菩萨摩诃萨。】大慧菩萨再对佛言:“世尊,以何因缘如来应供等正觉,菩萨摩诃萨当修行人住于三昧无念正受时,及入最胜精进之地时,加其神力。”佛告大慧:“菩萨的神力能离魔业烦烦故。是不至坠于声闻地,知少而足的愚夫所行禅。为修得如来的自觉圣智。要不断增进,取得神通与法,是故如来应供等正觉,皆以神力建立菩萨摩诃萨。假使如来应供等正觉不用这神力,建立诸菩萨摩诃萨,则诸菩萨摩诃萨,就会只修入寂静的无念正受三昧法,或堕外道的恶见妄想,这是众魔所希望的。修行人若如是修,就不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上情况、诸佛如来皆以神力纳受菩萨大菩萨。”【尔时世尊欲重宣议,而说偈言:神力人中尊 大愿悉清净 三魔提灌顶 初地及十地。】修行人修得有了神力,就成为人中之尊贵者,这时修行人修入七地后期,修无念正受的同时修习意生身法,得神力。所以称为人中尊贵之人。此人修行之愿已得清净,得金刚喻定,得究竟三昧。得佛手以神力灌顶。这是从初地至十地皆有三摩提灌顶。第十二节   因缘和合面而生诸法【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佛说缘起,即是说因缘。不自说道。世尊。外道亦说因缘。谓胜自在时微尘生,如是诸性生。然世尊所谓因缘生诸性言说,有间悉檀。无间悉檀。世尊。外道亦说有无有生。世尊亦说无有生,生己灭。如世尊所说无明缘行,乃至老死,此是世尊无因说。非有因说。世尊建立作如是说,此有故彼有,非建立渐生。观外道说胜。非如来也。所以者何。世尊。外道说因不从缘生,而有所生。世尊说观因有事。观事有因。如是因缘杂乱。如是辗转无穷。】这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再禀佛言:“世尊,佛说缘起心生,是说十二因缘未说其道。世尊,外道也说因缘,他说胜妙,空间、时节、微尘生起,如是诸性生。而世尊说因缘生一切境界,起种种言说,为有间断以法布施,或无间断以法布施。世尊,外道也说有无种都能生诸法。世尊常说,法本无生,因缘有生,生后即灭。如世尊说,无明缘行,乃至老死。这是世尊无因之说。非有因之说。世尊建立作如是说,此有故彼有。不是建立于渐生,至于外道说的胜妙,也非成佛者所说,为什么?世尊外道的说因,不从于缘生,是胜妙境界的生,故说非法。而世尊说,观因有事,观事有因,如是因果轮转,辗转不休。”【佛告大慧。我非无因说,及因缘杂乱说。此有故彼有者。攝所攝非性,觉自心现量。大慧。若攝所攝计着,不觉自心现量。外道境界性非性。彼有如是过。非我说过缘起。我常说言,因缘和合而生诸法。非无因生。”】佛告大慧:“我不是无因而说,也不是因缘杂乱说,此有故彼有者,是纳受之心,和被纳受境界,皆不是自性相。外道自己还不觉得被纳受的自心妄想所现的妄想相。大慧,若纳受这心所生,再由妄想纳入境界之后。不但不远离,还用妄想自性加以分别计较。不知纳与被纳都是外境界缘起生的。还有外性非性。外道种种错误不同与我说的缘起。我常说因缘和合而生诸法。非无因而生。”【大慧复白佛言。世尊。非言说有性,有一切性耶。世尊。若无性者,言说不生。是故言说有性,有一切性。佛告大慧。无性而作言说。谓兔角龟毛等,世间现言说。大慧。非非非性,但言说耳。如汝所说,言说有性,有一切者,汝论则坏。大慧。非一切刹土有言说。言说者是作耳。或有佛刹瞻视显法。或有作相。或有扬眉。或有动晴。或笑或欠。或声咳。或念刹土。或动摇。大慧。如瞻视及香积世界,普贤如来国土。但以瞻视,令诸菩萨得无生法忍,及诸胜三昧。是故非言说有性,有一切性。大慧。见此世界蚊呐虫蚁,是等众生无有言说而各办事。】大慧又对佛言:“世尊,不是有言说能产生境界吗?也能现一切境界吗?世尊,如果没有境界现,言说则是无较,也就没有境界现了。所以境界往往是由言说加以妄想产生的一切境界。”佛告大慧:“无境界的言说,像龟毛兔角,世间言说,非性相也非非性相,因言说产生的虚妄相与一闪而逝的幻相再加以分别,自认为已宗通,但此宗则坏。由言说造作显现的刹土,再以刹土以塑像瞻视显法,有作相扬眉动睛。欠笑声咳,忆念旧刹,动摇瞻视香积世界。普贤如来国土,以尊严瞻视形像,使修行人得无生法忍,及诸胜三昧。比如世上所见蚊呐虫蚁,无有言说,各行其事,是有性相,或有一切性相吗?”【尔时世尊欲重宣此议而说偈言:如虚空兔角 及于槃大子 无而有言说 如是性妄想 因缘和合法 凡愚起妄想 不能如实如 轮回三有宅。】
“虚空兔角,槃大子(石女儿)是无性有言说,如是有性的妄想,诽谤了因缘和合而生诸法,是凡愚妄想心,没有如实的佛理智慧,此人当轮回于三界。”第四章   神通惑乱  戒的观察第一节
意生身惑乱与幻等分别这是初修八地修行人,继上第三本,修七地后半期,修意生身法。由殊胜入处修,从六地以目观鼻,不看虚妄境界,修到七地的无念正受的三昧法,开始修习意生身。为什么不待修到八地得无所有相的清净境界后修意生身岂不更好?虽然这是大乘法,但修行人,只修无念正受法容易落入小乘。不想修智慧的大乘,不接触麻烦的邪魔,不想为众生作种种方便,成就,及办一切事。所以佛为修行人,说涅槃事,说成佛的许多境界。并给修行人以威神之力,使修行人从修习中就取种种智慧至八地后期,脱离三昧乐正受意生身(初级),修到八地得觉法自性神通(次级)。七地的修行人妄念烦恼未除,境界惑乱常见。修入八地仍然如此,所以佛嘱咐修行人“以彼惑乱诸圣亦现,而非颠倒。”颠倒就是烦恼。就是在惑乱境界中修意生身法。应用佛的威神之力。众生作方便,成就及办一切事,锻炼不惊不怖不畏的意志,取得如来乘种性。【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常声者,何事说。佛告大慧。为惑乱。以彼惑乱,诸圣亦现,而非颠倒。大慧。如春时焰、火轮、垂发、犍达婆城、幻梦、镜像、世间颠倒、非明智也。然非不现。大慧。彼惑乱者有种种现。非惑乱作无常。所以者何。谓离性非性故。大慧。云何离性非性惑乱。谓一切愚夫,种种境界故。如彼恒河饿鬼见不见故。无惑乱性。于馀现故,非无性。如是惑乱,诸圣离颠倒,不颠倒,是故惑乱常。谓相相不坏故。大慧。非惑乱种种相。妄想相坏,是故惑乱常。】                                          这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又问佛言:“世尊,常声者,是何事引起听有所说?”(是指断常二见,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佛告大慧:“是眼见心痴起惑乱想,以彼境界惑乱,诸圣也从中现,不是妄想的颠倒。大慧,比如春天远见山谷的气雾,境界上红的像火轮、医病患者见的像垂发,黑块的像犍达婆城,外性非性的幻梦,镜中的像,这是世间的颠倒,若把这些认为是境界现。就不是明智的修行人。这些境界,不是使它不现,这些惑乱有它各种各样的现。不是这些惑乱对意生身法作无常坏。为什么?意生身会离这非境界(虚妄相)。大慧,如何离非性境界的惑乱?七地修行人在修意生身的同时,有时对愚夫种种境界产生妄想。比如饿鬼对于恒河气焰,见则妄想,不见则不妄想,没有什么惑乱性。只属于局部或整体,也不是无性境界。像这样的惑乱。诸圣境界,能离颠倒,是故惑乱为常。意生身的相与惑乱相,没有矛盾互坏之处。大慧,非惑乱种种相和妄想相。对修习意生身,无有坏之处,是故惑乱常。”【大慧。云何惑乱真实。若复因缘,诸圣于此惑乱,不起颠倒觉,非不颠倒觉。大慧。除诸圣于此惑乱有少分想。非圣智事想,大慧。凡有者愚夫妄说,非圣言说。】
“大慧,什么是惑乱中有真实?若有因缘和合而生诸法,诸圣境界在这样惑乱中不起颠倒的感觉。不是没有察觉有颠倒,大慧,是心意不颠倒故。除了外道之外,诸圣于此惑乱中也有少分的妄想,但不是因圣智起妄想。大慧,凡有妄想者同于愚夫妄说,不是圣的言说。”【彼惑乱者。倒不倒妄想,起二种种性。谓圣种性。及愚夫种性。圣种性者,三种分别。谓声闻乘。缘觉性。佛乘。云何愚夫妄想,起声闻乘种性。谓自共相计着,起声闻乘种性。是名妄想起声闻乘种性。大慧。即彼惑乱妄想,起缘觉性种性。谓即彼惑乱自共相不亲计着,起缘觉种性。云何智者即彼惑乱起佛乘种性。谓觉自心现量,外性非性,不妄想相,起佛乘种性。是名即彼惑乱,起佛乘种性。又种种事性,凡夫惑想,起愚夫种性。彼非有事非无事,是名种性议。大慧。即彼惑乱不妄想,诸圣心意意识,过习气,自性法,转变性,是名为如,是故说如离心。我说此句,显示离想,即说离一切想。】修行人处在惑乱境界时,有颠倒妄想,和无颠倒妄想,起有二种种性;圣种性,及愚夫种性。圣种性者三种分别;声闻、缘觉性、佛乘。为何愚夫妄想会起声闻乘种性?愚夫的妄想来自习气的内在因,和见景生情的外来缘,依缘起产生了自相,与阴合成产生共相,又在自相共相上,计较是祸是福。所以成了声闻乘种性。大慧,境界若惑乱现时,自共相也现,虽不亲近计着,妄想却已生,是名缘觉种性。声闻、缘觉之所以不能入佛乘的原因。为什么智者同样处在惑乱中能起佛乘种性?因为智者知道境界所现是自心现量,外性非性,对惑乱相不妄想。才能起佛乘种性。还有事的是非曲直,能使愚夫入惑乱,生妄想,起愚夫种性。这是种性分别,就是远离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以在有起三乘种性,以非无起愚夫种性。大慧,以上所说是在惑乱中远离惑乱,不加妄想,诸圣心(八识),意(七识),意识(六识),远离习气,修入自性法,取心身转变,坚持正法是名为如。如如不动就是离心,离一切妄想。【大慧白佛言。世尊。惑乱为有为无。佛告大慧。如幻,无计著相。若惑乱有计著相者,计著性不可灭。缘起应如外道,说因缘生法。大慧白佛言。世尊。若惑乱如幻者,复当与馀惑作因。佛告大慧。非幻惑因,不起过故。大慧。幻不起过,无有妄想。大慧。幻者从他明处生。非自妄想过习气处生。是故不起过。大慧。此是愚无心惑无计著,非圣贤也。】大慧告佛言:“世尊,惑乱是真境实相吗?还是无中生有?”佛告大慧:“是虚幻,无中生有,而凡愚却计着相现,相是不可灭的。计较着种种相现,则虚妄相不灭,当触景生情时,也成了外道所说因缘生法。”大慧对佛言:“世尊,若惑乱是虚妄相者,则同因虚妄烦恼而产生的虚妄相结合。”佛告大慧:“不是幻与惑能生因?不是幻与惑对修行人产生什么错误?大慧,幻与惑并非错误。也不是妄想所生。大慧,生与幻是在禅定上从其他明处而生。不是妄想习气生,故不是错误。大慧,此是愚夫心因惑乱妄想,贤圣则不生妄想。”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议而说偈言:圣不见惑乱 中间亦无实 中间若真实 惑乱即真实 舍离一切惑 若有相生者 是亦为惑乱 不净犹如医。】
“为什么不见惑乱,因为贤圣不像愚夫起作用妄想习气,对于有无断常的性自性相,已有远离的习惯。当境界现时,圣者无心留念于境界,因此圣者不见惑乱。其次因为惑乱之间,不是真境实相,只有愚夫对惑乱误为真实。贤圣则舍离一切惑。此时的境界有时还有相生。这是惑乱的性质。好像眼病的患者,眼见垂发或各人自己见到固定有黑块,这些都是惑乱的性质。如果见到形状的相不远离而起痴心,随顺着演变,又计较着。故有惑乱生,故名见痴惑的惑乱。好比眼病的患者,眼见垂发。”【复次大慧。非幻无有相似见一切法如幻,大慧白佛言。世尊。为种种幻相计着,言一切法如幻。为异相计着。若种种幻相计着,言一切性如幻者。世尊。有性不如幻者。所以者何。谓色种种相非因。世尊。无有因色种种相现,如幻。世尊,是故无种种幻相计著相似,性如幻。佛告大慧。非种种幻相计着似,一切法如幻。大慧。然不实一切法,速灭如电,是则如幻。大慧。比如电光刹那倾现,现已即灭,非愚夫现。如是一切性,自妄想自共相。观察无性,非现色相计着。】佛再告大慧:“所有惑乱和自心自共相,都不是幻。没有相似见一切法如幻。”大慧对佛言:“世尊,为种种幻现的相计着幻?是不是一切法性似同于幻?或不同的种种相计着?如果说一切自性相同于幻相?世尊,岂有性相不如幻?是为了不同的种种相计着,若不同幻相计着说一切法如幻者,在境界上的现种种不是有因的。世尊,岂有性相还不如幻?所以这么说,就是眼所见的色,所现的相都是非因的。世尊,是故没有色的种种幻相就说是幻?世尊,外道没有种种幻相现而计较着,扯到相似的性说是幻。”佛告大慧:“不可为种种幻相而计较妄说像似一切法如幻。大慧,既是无因,又不得果,是不实的一切法速灭如电,那就是幻。大慧,比如电光刹那倾现,现已即灭。这样的幻相,不是愚夫所需要,能理解,能看得见。唯有修入空法者才能如是见。”《大涅槃经》说:“见空,不见不空,不名中道,中道就是佛性。”所谓不空就是一闪则灭的幻。如是所说一切性,是自心妄想现的自相共相,真正观察不是性,也不可对自共相计着什么幻。【尔时世尊欲重宣此议而说偈言。非幻无有比 说法性如幻 不实速如电 是故说如幻。】
“不是幻现的种种相,不要跟幻有什么可比如的,有的甚至把性相也说成幻。这幻是从其他明处生,是无因的。闪现后对一切人事物挂不上号,故无作用。唯有对空法一闪而逝,说明不是断见的空,才叫幻”。修行人修到断常二见时,有少有的虚妄相为(第七地)。无所有为(第八地)。七也复八之时,此时的境界是最静最静。得无所有相。但这时又修意生法,却有阴种子生。若为人作无畏施时,常与阴魔较量。若为人说法,著书立说,便有善五阴取法。在这过程中都会遇到许多新的问题,都有许多新的妄想,比如住于自得如实空法时,常有真境实相产生。这新的问题,新的妄想又起惑乱相。所以修行人,尽量控制离一切惑乱相见。虽在修习意生身法。尽量制境界清净。第二节   无生性如幻【大慧复白佛言。如世尊所说,一切性无生,及如幻。将无世尊前后所说,自相违耶。说无生性如幻。佛告大慧。非我说无生如幻,前后相违过。所以者何。谓生无生,觉自心现量。有非有,外性非性,无生现。大慧。非我前后说相违过。然坏外道因生,故我说一切性无生。大慧。外道痴聚,欲令有无有生,非有妄想种种计着缘。大慧。我非有无有生。是故我以无生说而说。】大慧再问佛言:“如世尊所说,一切境界须无相现,及必有幻现,莫非世尊前后所说有自相矛盾吗?说无生的境界应有幻见?”佛告大慧:“不是我说无生的境界应有幻见。前后有自相矛盾。主要是防止修行人学着外道以内因现境界故。故说一切境界无所见。大慧,外道既愚痴又固执。想让有与无之相现。却不认为这样的境界是自心现量。且认为是外来缘入,是有因的。大慧,我不分别有无境界,有无悉俱离。是故我以无相之说劝修行人修入无所有清净境界。”【大慧。说性者。为攝受生死故。坏无见断见故。为我弟子攝受种种业,受生处故。以声闻性,说攝受生死。大慧。说幻性自性相,为离性自性相故。堕愚夫恶心见相希望,不知自心现量。坏因所作生,缘自性相计著。说幻梦自性相一切法。不令愚夫恶见,希望计著,自及他一切法,如实处见,作不正论。大慧。如实处见一切法者。谓超自心现量。】    
“大慧,如你所说的境界各种情况,是纳受生死的原故,不是修了生脱死的涅槃,破坏八地无所有相的清净境界(无虚妄相),和证实非断见的不空的如幻三昧(非断见)为我弟子。因纳受种种业,堕落入生死轮回,以声闻乘种性说知少而足,以断见却认为修八地无所有相的空法,这是纳受生死的苦海。大慧,我说有幻的性自性相,是离这性自性相,争取入八地得无所有清净境界。若不如此,则堕愚夫恶见虚妄相的习惯。不知是自心现量产生的虚妄相。是坏的内在因。由于心动而造作,又恢复原来的坏习惯,在境界上又横加分别。佛对幻及梦等自性相,及一切法是不令愚夫对种种虚妄相生妄想心,且计较着。把自心现量所生的境界与在无始以来的各种颠倒所生的一切法,却认为是三解脱中的一种。”如“自得如实空法。”如实处见是不正之论。得三解脱者是“离性自性相见,离惑乱相见,自得如实空法。”是超自心现量。”【尔时世尊欲重宣此议而说偈言:无生作非性 有性攝生死 观察如幻等 于相不妄想。】修行人空法,若不见速现速灭的幻相现,就是非佛性的断见的空。若以为虚妄相是自性相现,则纳受生死的边缘。不是了生脱死的空法。观察如幻相等的同时,应修对境界不起分别想,修入无所有相的清净境界。第三节   意生身的名句形身相【复次大慧。当说名句形身相。善观名句形身菩萨摩诃萨,随入议句形身,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觉已,觉一切众生。大慧。名身者。谓若依事立名,是名名身。句身者。谓句有议身,自性决定究竟,是名句身。形身者。谓显示名句,是名形身。又形身者。谓长短高下。又句身者。谓径迹,如象马人兽等所行径迹,得句身名。大慧。名及形者,谓以名说无色四阴,故说名。自相现,故说形。是名名句形身。说名句形身相分齐,应当修学。】佛再告大慧:“什么是句形身相?就是意生身法,见种种形相,以形立名是名身,在境界上种种分齐的名拼成句。菩萨大菩萨在清净上任意作意生身法,能见到性、形、相、处。如看图说话写岀佛的言说句。回答众生所求之事。而说名句形身相。如是以法修持者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以法受持能开觉一切众生。大慧,名身者,是根椐所问之事演变各种事态和中心内容,句是全局事态。还有多余的形状结构中的桥梁支柱,意生身的相,是依事态需要,或只现局部的分,或要整体的齐。是根椐事态的需要演变来补充的。佛所现都是非常巧妙的。”【名身与句身 及形身差别 凡夫愚计著 如象溺深泥。】名身的主题思想,句身的中心内容。形身的故事演变的各种差别。凡夫愚痴,不知从故事演变看中心内容,认识主题。竟作另外的种种计著,比如像溺入深泥,不可自拨。第四节   随根说法种种【复次大慧。未来世智者。以离一异俱不俱见相,我所通议,问无智者。彼即答言,此非正问。谓色等常无常,为异不异。如是涅槃诸行,相所相,求那所求那,造所造,见所见,尘及微尘,修与修者。如是比展转相。如是等问,而言佛说无记止论。非彼痴人之所能知。谓闻慧不具故。如来应供等正觉,令彼离恐怖句故,说言无记,不为记说。又止外道见论故,而不为说。】佛又告知大慧:“后世或将来有智者,以离一异俱不俱而见实相,是通达我所说议,若问无智者,无智者则回答不是正确问题。无智者认为眼所见的色相要么常见,要么断见。要么整体见,要么部分见。常与断是初入九地所常有,这异与不异都是不求上进的声闻乘,于是佛道涅槃与外道涅就这样产生了。虚妄相与真境实相对比,邪智与正智对比,外道造作与佛法所造作对比,有因见与无因见对比,内因与外缘对比,外道与修行者对比,外道以虚妄相与如来真境实相对比。比如开悟后见到相非常欢喜。悟后不留恋一切境界,才能得真境实相,这是相所相,再比如修心与行善而得悟力。持这小悟力便认为是修行人。要知道修心行善是心身转变,再从心理转变得生理功能转变得功德,能作一切法。若心理变坏、则功德也跟着坏。虽与往常一样作法,但只是假像,没有像过去的实用效力,甚至连假像都没有了,这是求那所求那。比如修行人为了行善作种种法,但这法是建立在三解脱上,是自得如实空法。但又不是单纯造作可得,若修行人心未修正,所作之法多是邪法。所以未开悟前是为凡夫神通,悟后成为外道。比如修行人离一切相时,只是远离些,不是无见。若修行人偶尔因某事关心而起妄想现境界,却误认为是实相现,这是见所见。比如;前五识为外来缘的尘,容易使修行人触景生情。至于微尘,不至生情,也属于过眼云烟。也属外缘。《大涅槃经》说:“勿轻小滴,能盈大器。”这是尘与微尘。以上所说、包含初修和已修,都可以对照自己,反复比较正确或错误。佛以如是等论问无智?无智答言:“佛所说者,是无记止论。所以佛说的甚深言论,不是愚痴人所能知。愚夫没有慧根。如来应供等正觉。听到甚深及恐怖的修行言论,便说无记论。记论是听得明白,记得清楚。为了折伏外道止而不答是为止论”。【大慧。外道作如是说,谓命即是身。如是等无记论。大慧。彼诸外道愚痴,于因作无记论,非我所说。大慧。我所说者。离攝所攝,妄想不生。云何止彼。大慧。若攝所攝计著者,不知自心现量,故止彼。大慧。如来应供等正觉,以四种记论,为众生说法。大慧。止记论者,我时时说。为根未熟,不为熟者。】
“大慧,外道作这样说,人的生命就是人的身体。这样说法称为无记论。大慧,这些外道愚痴无智,却把人引导入各种人贫贱富贵命的原由而说是本身,说成命远主宰一切。这样无记愚痴不是我说的。大慧,我所说者是能离纳所纳之心,和所纳之境。这样能使妄想不生。什么是止彼?大慧,若把欲纳之心,搜集到所之境。计著那是真境实相。并不知道这些是自心现量皆是虚妄之相。所以对外道者不为彼说。大慧,如来应供等正觉(佛名),以四种记论,为众生说法。大慧,止记论者,我时时为未熟的众生而说,作这样说。根未熟的众生听不来,记不牢,故为止彼。对善根成熟的众生要详细解说,他会记得住。”【复次大慧,一切法,离所作因缘不生。无作者故,一切法不生。大慧。何故一切法,离自性。以自觉观时。自共性相不可得,说一切法不生。何故一切法不可持来,不可持去。以自共相,欲持来无所来,欲持去无所去。是故一切法离持来持去。大慧。何故一切法不灭?谓自性无故。一切法不可得,一切法不灭。大慧。何故一切诸法不灭。谓性自相无故。一切法不可得,故一切法不灭。是故说一切法无常。大慧。何故一切法无常。谓相起无生性。是故说一切法常。大慧。何故一切法常。谓相起无生性,无常常,故说一切法常。】佛再告大慧:“一切法要远离造作,若修行人没有起心动念,也就没有因缘生,一切法就不生。比如意生身因求某事,而起意念生,故有作因生。因生则法生,这是为众生办事而现的事态。因修行人偶尔有杂念,所以境界有时会岀现演变不休的境界,修行人心生狐疑了,于是对变相作是非想,心生则法生,境界上现各种虚妄相,不是真境实相。所以妄想不生,则一切法也不生。大慧,何故一切法离自性作?在自性境界上非有则无皆是妄想。”所以经说:“住离有无事相见。”离有无而自性不生,住于性、形、相、处(非四大造色)而见实相事。这是甚深佛理,非一般修行人能知,要离自性逐渐深入才能理解。离自性和自相共相后,以自觉圣智观察境界,在清净境界上任意作一切法,不受任何干扰。何故一切法不可持来持去。一切法由心生则法生。持;就是妄想加造作。自生的法尚不能持,何况自共相。是故一切法应离持来持去。大慧,何故一切法不灭?就是自性已离。性相无所现。非性相之法不可得。自觉圣智之法不灭。大慧,何故一切法无常?是实相与虚妄相无常显现。由于修行人心无常,所以相现也无常。这也是正常现象。所以一切法也无常。大慧,何故一切法常?在清净境界上可任意作意生身法,回答众生所求之事是名一切法常。【尔时世尊欲重宣此议而说偈言:记论有四种 一向反诰问 分别及止论 以制诸外道 有及非有生 僧佉毗舍师 一切悉无记 彼如是显示 正觉所分别 自性不可得 以离于言说 故说离自性。】记论有四种;一;随问而答是一向论。二;反问对方的看法与认识是反诘论。三;详细分析辩解而答是分别论。四;为了折伏外道不与为说,置而不答是止论。这是随根说法有四种。一切诸法从有到无生。僧佉是执有的慧论,毗舍是计无的胜论,如是以这二论置答咨问的法议。一切法皆是无记的,正觉所分别一切法皆无自性,唯有真如,才能离文字与言说妄想,则离自性。第五节   斯陀洹与小乘四果【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惟愿为说诸斯陀洹,斯陀洹趣,差别通相。若菩萨摩诃萨,善解斯陀洹趣差别通相,及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方便相。分别知己。如是如是,为众生说法。谓二无我相,及二障净,度诸地相。究竟通达,得诸如来不思议究竟境界。如众色摩尼。善能饶益一切众生。以一切法境界无尽身财,攝养一切。佛告大慧。谛听谛听。善思念之。今为汝说。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听受。佛告大慧。有三种须陀洹,须陀洹果差别。云何为三。谓下中上。下者极七有生。中者三五有生而般涅槃。上者即彼生而般涅槃。】此时大慧菩萨大菩萨又问佛言:“世尊,惟愿为我等说,一切斯陀洹果,以及其它斯陀洹乐趣,所差别的通相。这是斯陀洹与斯陀洹差别通相。若菩萨大菩萨能很好理解他们之间的差别。所得的成就不同于通相。及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方便相。了解之后以正法为众生说不思议法。要远离人无我、法无我。远离烦恼障,所知障。从至地入更上地所得的真境实相能通达至佛的不思议究竟境界,得如来的摩尼宝珠,成就一切众生。正确应用正报身,依报财,纳受和仰仗如来智慧。佛告大慧:“谛听谛听,佛法须深入专研,方可体解大道。今为你等细说。”大慧禀佛言:“好啊,世尊!我等愿闻其详。”佛告大慧:“有三种须陀洹,所得须陀洹果的差别。那三种?是下中上,下者七死七生,中者三死三生或五死五生而般涅槃,上者即此生而般涅槃。”在修习意生身阶段,为什么说到小乘四果?就是清净与懈怠的对比。修行人在七地后期就要修意生身三昧神通。于彼惑乱,圣智也现而非颠倒。而须陀洹开悟后连色、声、香、味、触、法、都不离,留恋六根六尘。所以要七死七生,这就是须陀洹趣。因此须陀洹稍有认识即可五死五生,或三死三生,若再提高认识,此生而般涅槃得阿罗汉。但虽已涅槃却是小乘。只能自利,不能利他,故不能为人说法,无有佛的知慧。阿罗汉如果放弃无念正受三昧法。在七地后期修神通与法。便能通达如来第一大议。【此三种有三结,下中上。云何三结。谓身见,疑,戒取。是三结差别。上上升进,得阿罗汉。大慧。身见有二种。为俱生。及妄想。如缘起妄想。自性妄想。比如依缘起自性,种种妄想自性计著生。以彼非有非无,非有无,无实妄想相故。愚夫妄想,种种妄想自性相计著。如热时焰,鹿渴水想。是须陀洹妄想身见。彼以人无我,攝受无性,断除久远无知计著。】有三结,分下中上。什么三结?就是身见、疑、戒取是三结差别。修行人能上上精进,此生得阿罗汉。若不精进就要七生七死。大慧,三结第一结是身见。身见就是肉眼见,不是慧眼见,故说是小乘。身见有二种;一;俱生。二;妄想。妄想分缘起妄想、自性妄想。缘起妄想;比如缘某事某物引起妄想,于是种种妄想自性计着生。这妄想是非有非无,非有无,无实妄想相故,是愚夫妄想。自性妄想,是有妄想习惯的自性相计着。比热时的气焰,口渴的鹿,以为是水,于是自性妄想有水喝。这是须陀洹妄想身见。须陀洹虽知人无我见,但这身见只纳受无性的境界,长期以来都想远离断除无知的妄想而计著。【大慧。俱生者。须陀洹身见,自他身等,四阴无色相故。色生造及所作造故。展转相因相故。大种及不集故。须陀洹观有无品不现,身见则断。如身见断贪则不生。是名身见相断。】
“大慧,俱生者,是须陀洹肉眼见,是身内的四大;地、水、风、火。身外的四阴;受、想、行、识。所见的是无色无相。能造所造。是外来的展转缘与生起内因的大种性,非集性自性。须陀洹观有无品观有无境界都不现时,连肉眼都断见了,贪涅槃的心也灭了,这是肉眼见相断。”【大慧。疑相者。谓得法善见相故。及先二种身见妄想断故。疑法不生。不于馀处起大师见。为净不净。是名疑相。须陀洹断。】
“大慧,疑相者,就是开悟之后,有善见的相。首先见到二种妄想身见与俱生见的境界已断。疑法不生,即不远离妄念烦恼处,却以大师的功高见,不管净与不净,是名须陀洹见断。”【大慧。戒取者云何。须陀洹不取戒。谓善见受生处苦相故,是故不取。大慧,取者谓愚夫决定,受习苦行,为众具乐,故求受生。彼则不取。除回向自觉胜。离妄想,无漏法相行方便,受持戒支。是名须陀洹取戒相断。】
“大慧,戒取者,须陀洹为何不取戒?就是善见担心再受生的苦相,故不取。大慧,取者是愚夫决定。若勤修苦行,为众具乐,而求轮回受生,是为不取。除能回向自觉圣智最胜境界。离了妄想,得无漏法为众生行一切方便,才算得修心持戒。是名须陀洹取戒相断。”【须陀洹断三结,贪痴不生。若须陀洹作是念。此诸结我不成就者,应有二过。坠身见,及诸结不断。】须陀洹能断以上三结,贪痴则不生。若须陀洹作是这样想,这些结我断不了。一定有二种过,仍坠身见,和诸结不断。【大慧白佛言。世尊,世尊说众多贪欲,彼何者贪断。佛告大慧。若爱乐女人。缠绵贪着种种方便,身口恶业。受现在乐,种未来苦。彼则不生。所以者何。得三昧正受乐故。是故彼断。非断涅槃贪断。】大慧恳请佛言:“世尊,世尊说许多世欲。这什么须陀洹能断贪欲?”佛告大慧:“若爱乐女人,缠绵贪着各种方便,得身口恶业,受现在乐,种未来苦。须陀洹则不生?为什么?已得三昧乐正受,能断贪欲,而贪着涅槃之心未断。”【大慧。云何斯陀含相。谓顿照色相妄想。生相见相不生。善见禅趣相故。顿来此世。尽苦际,得涅槃。是故名斯陀含。】
“大慧,什么是斯陀含相?就是顿然开悟,观照色相生妄想,再生相见,后知是自心现量,逐渐相不生,而善现见禅定所趣的相。斯陀含是顿来此世,尽苦已得涅槃,是名斯陀含。”【大慧。云何阿那含。谓过去未来现在色相。性非性。生见过患使。妄想不生故,及结断故。名阿那含。】
“大慧,什么是阿那含,是过去、未来、现在所现的色相。及外性非性,所产生和所现,知是自心妄想习气所生,于是除灭习气过患,使妄想不生,同时断了三结,是名阿那含。”【大慧。阿罗汉者。谓诸禅三昧解脱力明。烦恼苦妄想非性故。名阿罗汉。】
“大慧,阿罗汉者,从初禅以来皆以无念正受的三昧法对待一切境界,不受法缚,所以说解脱力明。这时虽有烦恼,苦与妄想都是无性相的,不影境界,是名阿罗汉。”【大慧白佛言。世尊。世尊说三种阿罗汉,此说何等阿罗汉。世尊。为得寂静一乘道,为菩萨摩诃萨方便示现阿罗汉。为佛化化。佛告大慧。得寂静一乘道声闻非馀。馀者行菩萨行,及佛化化。巧方便本愿故,于大众中,示现受生,为庄严佛子眷属故。】大慧对佛言:“世尊,世尊过去曾说三种阿罗汉,现再说哪一种阿罗汉?世尊,是得寂静一乘道?是为菩萨大菩萨方便示现阿罗汉?还是替佛说法起化身佛作用。”佛告大慧:“是得寂静一乘道声闻,跟其他修行法没关系。其他者是从有余涅槃至无余涅槃修入菩萨行。是菩萨摩诃萨方便显现教化阿罗汉起化身佛作用。为善巧方便本愿在大众中说各种受生之苦,引导众生及阿罗汉成为庄严佛子眷属,成为阿罗汉。”【大慧。于妄想处种种说法,谓得果得禅。禅者入禅,悉远离故。示现得自心现量,得果相,说名得果。】 
“大慧,菩萨大菩萨对于凡愚众生说不同法,以便他们远离消除妄想,利益众生,说明想得成果须从禅定来。如是修禅者入禅,反观内照,见自性境界,善分别自心现量,远离妄念与烦恼在而入三昧,开示各种成果与成就过程。”【复次大慧。欲超禅无量无色界者,当离自心现量相。大慧。受想正受,超自心现量者,不然。何以故。有心量故。】佛再告大慧:“要想超过诸禅的慈、悲、喜、舍的四无量心,及居无色界的阿罗汉,当离自心现量相。大慧,假使将妄想纳入境界能超三界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因有自心现量故。”【尔时世尊欲重宣此议而说偈言:诸禅四无量 无色三摩提 一切受想灭 心量彼无有 须陀槃那果 往来及不还 及与阿罗汉 斯等心惑乱 禅者禅及缘 断知见真谛 此则妄想量 若觉得解脱。】
“修诸禅定者便有慈、悲、喜、舍的四无量心,修入无念正受三昧法,便远离了受想行识,也离自心现量相。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小乘四果都有相见,皆有思惑扰乱其心。而大乘法门是修禅者对内境界离一切见,对外境界不分别一切缘。修行人断离所见,便住入如实空法,得住离有无事相见。这四种小乘若远离了自心现量,即得解脱。”第六节   观察觉相【复次大慧。有二种觉。谓观察觉。及妄想相攝受计着建立觉。大慧。观察觉者。谓若觉性自性相,选择离四句不可得。是名观察觉。大慧。彼四句者。谓离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是名四句。大慧。此四句离,是名一切法。大慧。离此四句观察一切法,应当修学。大慧。云何妄想相攝受计著建立觉。谓妄想攝受计著,坚湿暧动,不实妄想,四大种。宗因相比喻计著,不实建立而建立。是妄想相攝受计著建立觉。是名二种觉相。】佛又告知大慧:“观察议禅有二种;一是观察。二是妄想相纳受计着建立觉。大慧,观察觉者就是观察议禅的修行法,是超过愚夫所行禅。所有妄想皆是自心妄念烦恼所现的不净之相。也是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所包括在内。”《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修行人远离这四句,是名修入观察觉禅,是名一切法。因为一切相离,就是不纳受一切相,境界上没有见到相,就不生惑乱心。惑乱不生,一切境界清净,意生身法可随意现真境实相。大慧,离此四句观察一切法,应当修学。大慧,什么是妄想相纳受计著建立觉?就是对这四句所包括的虚妄相与妄想相,不但纳受其妄想所现,并分别所现究竟是禍是福。这妄想相是修行人身内坚(骨肉),湿(涎尿),动(行动呼吸),暖(热量),是四大造色所感觉,和欲修宗通的宗因喻合结,立宗显因比喻建立,却不知所纳受的是虚妄相,建立的是不实觉,是名二种觉相。”【若菩萨摩诃萨成就此二觉相,人法无我相究竟。善知方便无所有觉,观察行地得初地,入百三昧。得差别三昧。见百佛,及百菩萨。知前后际各百劫事。光照百刹土。知上上地相。大愿殊胜神力自在。法云灌顶。当得如来自觉地。善系心十无尽句,成熟众生。种种变化,光明荘严,得自觉圣乐三昧正受。】若菩萨大菩萨若要成就二种觉相,须远离人法无我相,建立正确的观察觉,得究竟通达大乘方便一切法。观察目前所修行的欢喜地,就有大量收获。于是入百三昧,由无念正受禅修入究竟三昧,灭尽定三昧,金刚三昧禅,能见百佛及百菩萨。能知前后二边际各百劫事,所修得的金光能照无量刹土。能分别世间、岀世间、世间上上法,与如来地种种德相,发挥本愿殊胜神力,神力自在意生身法,坐如来微妙宫殿,受法云灌顶,当得如来自觉圣智。具足如来应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的十种佛号。以四无量慈、悲、喜、舍心,发挥化身佛为众生说无尽法永不停息。用顿教法开悟成熟各种众生,由世间法修岀世间上上法(佛法),使众生得光明庄严,也得自觉智善乐入三昧乐正受。第七节    四大造色【复次大慧。菩萨摩诃萨当善四大作色。云何菩萨善四大造色。大慧。菩萨摩诃萨,作是觉彼真谛者,四大不生。于彼四大不生,作如是观察。观察己。觉名相妄想分齐,自心现分齐,外性非性。是名心现妄想分齐。谓三界观彼四大造色性离,四句通净。离我我所。如实相,自相分段住,无生自相成。】佛再告大慧:“作为一个菩萨大菩萨当善观四大作色情况。为什么要善于观察四大作色情况?大慧,菩萨所修的观察觉,观察真谛者四大种地、水、风、火。即人体上的坚湿暖动,不生境界。对真谛者为何不生呢?于是如是观察,观察之感觉于四大生有作色者。是对境界上分别所现的相局部或整体,妄想不休。不管自心内在因的局部整体,或是外性非性,都名心现妄想分齐的境界。这是说三界修行者,有淫欲之界(欲界),修凡夫神通者(色界),世间法,如斯陀洹。岀世间法(无色界),如阿罗汉,对四大作色要远离视而不见。也离了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四句,也远离我能成就许多人,离了功高心与大师想,得住如实空法。要记住意生自相,要分段,待境界回答所问之事后,稍待片刻再问另件事,莫要相续生。一切妄想,功高,大师见不生时才有实相的自相成。如是心平气和,正智如如。《金刚经》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大慧。彼四大种,云何生造色。谓津润妄相大种,生内外水界。堪能妄想大种,生内外火界。飘动妄想大种,生内外风界。截断色妄想大种,生内外地界。色与虚空俱。计着邪谛。五阴集聚,四大造色生。大慧。识者,因乐种种足迹境界故,馀趣相续。】
“大慧,这四大种如何生起色相呢?是说由津润是妄相大种,生内外水界。由举动体力起妄想大种生内外火界。由呼吸屈伸飘动妄想生内外风界。由遮掩截断色相妄想生内外地界。至于有相的色与无相的虚空是分不开的。故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若在色空上不知远离,反而妄想计着,不但生邪智,且还有五阴集聚,于是四大造色生相。大慧,识者知其因乐于曾经游览赏玩品尝乐趣。遗留的印像,生起境界相,所以还有馀趣相续。”      这是过去自身所经历的体会。 【大慧。地等四大,及造色等,有四大缘。非彼四大缘。所以者何。谓性形相,处,所作方便无性,大种不生。大慧。谓性形相,处,所作方便和合生,非无形。是故四大造色相,外道妄想,非我。】
“大慧,地等四大,及造色等外,还有四大缘,并不是前面所说的‘地水风火。’而是‘性、形、相、处’四大缘。性形相处可以为人方便不是因妄想生起的境界。大慧,性形相处是虚空中无名的形。如长短、大小、高下杂乱的色相所在,他不生惑乱,不能演变的空色,若以心移境,还可得空无所有。以这样的四大缘与意生身和合,所作方便是可利益众生的。不是没有形色见。”能根据众生所求现实相的意生身法。这是修行者单方面相见。若包括众生在内,如传法与受法者,医生与病人是双方面。《大涅槃经》说:“施者净、受者净、二者合一。”倘若不然,多是无所作用的邪法。施者心有所住,或受者疑以及妄想,治病效力甚小。是故受者要以观察觉相离四大造色,离我我所,以住于如实空法。若不离功高心与大师想。心仍有住,心仍不净,则为非法。因此,外道的妄想与圣者的妄想是不一样的。                                                                                                                                                                                                                                                                                                                                                                                                                                                   【复次大慧。当说诸阴自性相。云何诸阴自性相。谓五阴。云何为五。谓色受想行识。彼四阴非色。谓受想行识。大慧。色者,四大及造色,各各异相。大慧。非无色。有四数如虚空。比如虚空,过数相,离于数。而妄想言一虚空。大慧。如是阴,过数相,离于数。离性非性,离四句。数相者,愚夫言说。非圣贤也。】佛又告大慧:“现在当说诸阴自性相。诸阴就是五阴;色、受、想、行、识。四阴;受、想、行、识、不是色。大慧,色者是四大及造色。各各现相皆不同。大慧,色、受、想、行、识。并非没有色相现才会有四数受、想、行、识。若无色相则同虚空。比如无所有相的清净境界,像超过声闻缘觉外道一样超过‘色受想行识’相。也不生‘受想行识’这四数。因无色无相无妄想,故也离了外性非性与四句。数相者,愚夫经常接触的五阴魔。因此数相者是愚夫所说,不是圣贤说的。”【大慧。圣者如幻。种种色像,离异不异施设。又如梦影士夫身,离异不离故。大慧。圣智趋,同阴妄想现。是名诸阴自性相,汝当除灭。灭己,说寂静法。断一世佛刹,诸外道见。大慧。说寂静法时,法无我见净,及入不动地。入不动地己。无量三昧自在,及得意生身。得如幻三昧。通达究竟力明自在。救攝饶益一切众生。犹如大地,载育众生。菩萨摩诃萨,普济众生,亦复如是。】
“大慧,圣者在梦幻中见到人像,异与不异都要离之。如梦中见有士夫。想离都不可能。大慧,圣智趋时的同时,阴也由妄想现。是名诸阴魔入自性相。你当除灭。因寂静法断外道的邪见。大慧,入寂静法时切不可妄想,是法无我净,入第八地不动地,入已得无量三昧自在常住,及得意生身,又得如幻三昧与究竟三昧。以神力妙明神通自在常住,救纳饶益一切众生,好像大地载育众生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