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虚空藏真如行-当下成就世界

愿凡进入或听闻此空间众生皆当生证不退转果位,未来毕竟成佛!

 
 
 

日志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解-西禅寺释广禅大法师 8  

2014-09-08 10:11:42|  分类: 如来藏-真实义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节   不生不灭与宗通自说通【尔时大慧菩萨复承佛威神而白佛言。世尊。世尊显示不生不灭,无有奇特。所以者何。一切外道因,亦不生不灭。世尊也说虚空,非数缘灭。及涅槃不生不灭。世尊。外道说因,生诸世间。世尊也说无明爱业妄想为缘,生诸世间。彼因此缘,名差别耳。外物因缘,亦如是。世尊与外道论,无有差别。微尘胜妙,自在,众生主等,如是九物,不生不灭。世尊亦说一切性不生不灭,有无不可得。外道亦说四大不坏自性,不生不灭,四大常。是四大,乃至周流诸趣,不舍自性。世尊所说,亦复如是。是故我言无有奇特。惟愿世尊,为说差别所以奇特,胜诸外道。若无差别者。一切外道皆亦是佛,以不生不灭故。而世尊说,一世界中多佛岀世者,无有是处。如向所说,一世界中应有多佛无差别故。】此时大慧菩萨又承佛威神之力恳请佛言:“世尊,世尊显示不生不灭无有奇特,为什么?一切外道的因,也说不生不灭。世尊也说虚空非数相,是随缘灭,及涅槃是不生不灭的。世尊,外道就是由因生诸世间,外道说因。而世尊说缘,因与缘只是名字差别。事物因缘也是如此,若世尊与外道的言论没有差别,以虚妄的微尘,来比如胜妙圣智,自在佛比众生,及主(四生),与其它众生合为九类,也是不生不灭的。世尊也说一切性相不生不灭,有无皆不可得。外道也说四大不坏,自性不生不灭,是四大常。外道还说四大周流诸趣,不舍自性。且自诸趣仍不舍自性的恶习。世尊所说也复如是,弟子也认为是这样,是故我言无有奇怪特别的地方。愿世尊为我等说有差别与奇特的,能与胜于诸外道。若佛与外道无差别者,一切外道皆也是佛,以同样是不生不灭故。而世尊说一世界中多佛岀世者,无有是处。如我一向所说,一世界中应有多佛也无差别故。”【佛告大慧。我说不生不灭,不同外道不生不灭。所以者何。彼诸外道有性自性,得不生不变相。我不如是坠有无品。大慧。我者离有无品,离生灭。非性,非无性。如种种幻梦现故,非无性。云何无性。谓色无自性相攝受,现不现故。攝不攝故。以是故,一切性,无性非无性。但觉自心现量,妄想不生。安稳快乐。世事永息。】佛告大慧:“我说不生不灭,不同外道不生不灭。为什么?一切外道其自性是不生(无境界),不变相(有境界),是堕有无境界。然而我不堕那样坠有无境界。大慧,修行人要离有无品与生住灭见。非性非无性(非有非无),像种种幻梦现。故非无性(有境界)。什么是无性?就是眼对于境界没有境界相,无所纳受。眼对境界现或不现,纳受或不纳受故。以是故对于一切境界,有时无境界,或有时有境界都是修行人自心现量。若妄想不生则会安稳快乐,世事永息。”这篇经文是说宗通自说通,是为取得后继有人,佛种不断的说法。佛有意说两种修行人。一种确已自通,能为人说通。既通自正,也能正他。另一种则只能在有无境界上说妄想相。有的连有无都没有,从文字上理解。所以佛说学佛经学成外道,切不可不懂装懂,自陷陷他。【愚痴凡夫妄想作事。非诸贤圣不实妄想。如犍达婆城,及幻化人。大慧。如犍达婆城及幻化人,种种众生,商贾岀入。愚夫妄想,谓真岀入。而实无有岀者入者,但彼妄想故。如是大慧。愚痴凡夫,起不生不灭惑。彼亦无有有为无为。如幻人生。其实无有若生若灭。性无性,无所有故。一切法亦如是,离于生灭。愚痴凡夫坠不如实,起生灭妄想。非诸圣贤。】愚痴凡夫以妄想作宗通自说通事,不能认为是贤圣者不实的妄想。大慧,如犍达婆城,及幻化人是咒术所发,现种种众生。如商贾生意人岀入,愚夫妄想则认为真岀入,而实无有岀入者,不过是妄想而已。如是大慧,愚痴凡夫起见不生不灭惑乱相,愚夫也没有有为法(不净布施的苦报,净布施的福德),与无为法(净布施的福报,不贪净布施的功德。指;佛性)。所以说幻化人是愚夫妄想,没有真的岀入和往来者。这愚夫的有性见,或无性见皆是无所见。一切法如是,离于生住灭见,愚痴凡夫坠不如实起生住灭妄想,非诸圣贤者所为。【不如实者,不尔,如性自性妄想,亦不异。若异妄想者,计着一切性自性,不见寂静。不见寂静者,终不离妄想。是故大慧。无相见胜,非相见。相见者,受生因,故不胜。大慧。无相者。妄想不生,不起不灭,我说是涅槃。大慧。涅槃者。如真实议见,离先妄想心心数法,逮得如来自觉圣智,我说是涅槃。】愚夫不有真实的境界,也没有真实自性相,妄想始终没有稍减。若稍异妄想而计着自性境界的相现,则境界不能寂静,不寂静者则不离妄想。是故大慧,无相见者为最胜,非相见者是愚夫及外道。相见者受生轮迥果,故是不胜。大慧,无相者则妄想不生,也不灭,我说是涅槃。大慧,涅槃者如真实议见。是离以上内心(内境界)。外心(外境界),妄想数相论法。逮得如来自觉圣智,佛说是涅槃。【尔时世尊欲重宣而说偈言:灭除彼生论 建立不生议 我说如是法愚夫不能知 一切法不生 无性无所有 犍达婆幻梦 有性者无因 不生无自性 何因空当说 以离于和合 觉知性不现 是故空不生 我说无自性 谓一一和合 性现而非有 分析无和合 非如外道见 梦幻及垂发 野马犍达婆 世间种种事 无因而相现 折伏有因论 申暢无生议 申暢无生者 法流永不断 炽然无因论 恐怖诸外道。】
“灭除外道有生论,建立佛理的不生不灭议。佛说如是法,愚夫是不能知道的。境界上一切法不生,是无自性,无所有,如幻梦犍达婆城,是眼病患者认为有,而实无所有。有时虽不是因烦恼现,是无因的现。境界无生,也无自性。什么原因使境界空?现当为你说。因离于内因与外缘的和合,圣者的修行人知是虚妄相而不分别,能正确对待如幻三昧的修行法心能移境。内因与外缘的和合,产生的境界并非自性相。分析因缘并无和合,不像外道所见梦幻及垂发如野马、犍达婆城。甚至世间种种事无因而相现。如是为了折伏外道有因论,发扬佛理的无议生,无生的佛理申暢时,法如流水永不断。光明炽焰的无因论,一切外道见之生畏。”【尔时大慧以偈问曰:“云何何所因、彼以何故生、于何处和合、而作无因论。”】此时大慧以偈问世尊:“外道为什么无缘无故,以内因建立它的世论,并于外缘产生和合,建立无因之论?”【尔时世尊复以偈答:观察有为法 非无因有因 彼生灭论者 所见从是灭。】这时大慧又以偈答:“修行人若用正智观察有为法与无为法的作用,便能知道法是非有因与无因的。外道无中生有的生与灭论就会消失。”什么是观察有为法?就是为人成就,得不到开悟,为人治病不能治愈,这是修行人自己心不净。但修行人有时非常容易地成就开悟众生,治好众生病,这样可以衡量修行人心正与不正。以正观察有为法与无为法,非有因也非无因。修行人得常乐我净时,外道的生灭论也就消失了。但无为法外道是永远体会不到,更不容易修得到,它是如来的智慧与功德。所以修行人的苦报与福报来衡量心正与不正。【尔时大慧说偈问曰:云何为无生 为是无性耶 为顾视诸缘 有法名无生 名不应无议 惟为分别说。】这时大慧说偈问曰:“什么是无生?是无性相为无生吗?观察一切有无境界,是名为无生吗?有其名必有其议,愿世尊为我等分别解说。”【尔时世尊复以偈答:非无性无生 亦非顾诸缘 非有性而名 名亦非无议 一切诸外道 声闻及缘觉 七住非境界 是名无生相 远离诸因缘 亦离一切事 唯有微心住 想所想俱离 其身随转变 我说是无生 无外性无性 亦无心攝受 断除一切见 我说是无生 如是无自性 空等应分别 非空故说空 无生故说空 因缘数和合 则有生有灭 离诸因缘数 无别有生灭 舍离因缘数 更无有异性 若言一异者 是外道妄想 有无性不生 非有亦非无 除其数转变 是悉不可得 但有诸俗数 展转为钩锁 离彼因缘锁 生议不可得 生无性不起 离诸外道过 但说缘钩锁 凡愚不能了 若离缘钩锁 别有生性者 是则无因论 破坏钩锁议 如灯显众像 钩锁现若然 是则离钩锁 别更有诸性 无性无有生 如虚空自性 若离于钩锁 慧无所分别 复有馀无生 贤圣所得法 彼生无生者 是则无生忍 若使诸世间 观察钩锁者 一切离钩锁 从是得三昧 痴爱诸业等 是则内钩锁 钻燧泥团轮 种子等名外 若使有他性 而从因缘生 彼非钩锁议 是则不成就 若生无自性 彼为谁钩锁 展转相生故 当知因缘议 坚湿暖动法 凡愚生妄想 离数无异法 是則说无性 如医疗众病 无有若干论 以病差别法 为设种种治 我为彼众生 破坏诸烦恼 知其根优劣 为彼说度门 非烦恼根异 而有种种法 惟说一乘法 是则为大乘。】这时世尊又以偈答:“并非无境界名无生,也不是为了顾视观察一切境界名无生,不是都没有境界而立名的,顾名思议是符合道理的。一切诸外道,声闻及缘觉,七住菩萨(指外道,不是七地修行人),是欲色见有,加无明为五住地,人无我,法无我,为七住地的外道还不会体会到这样的境界,是名无生法忍相。是离一切因缘,一切事物,唯有微妙与寂静,眼住于性相,心离有无,而住离有无事相见,有无想悉皆远离了。身随心转变,即心身再转变,佛说是涅槃的无生。这时无外性,也无自性、也无心纳受,是断除一切见佛说名无生。在无性的虚空中有性、开、相、处、潜伏听命(非四大造色)。所以说虚空要分别,境界上虚空并不是断见的空。若以外道的因缘与数相和合,则有生有灭。若离数相则无生无灭。如是离因缘天数更无它性,若有人说有相见就是有妄想。有无境界不生者是非有也非无的。除数相转变不取于相,一切都是不可得的。但有些俗数在境界上展转形成钩锁。若离因缘的钩锁,有时境界仍有虚妄相。生与灭一异也非境界所生,若离开外道错误的认识,就只有因缘的钩锁,凡愚不知这个道理。若离了钩锁之后,发现另有境界生者,就是无因论。则能破坏钩锁的道理。圣智所现如灯照见诸像,钩锁的现也是这样,离了之后没有它性,无性则无所生。如虚空自性,微妙且寂静。若离于钩锁,智慧无分别,还有其它无生者,是圣贤所得的法。彼欲生而无所生,得无生法忍。若修行人善观钩锁者即能远离,便能得三昧佛神威力。众生贪欲痴爱诸业,是内钩锁钻火的燧键,制泥瓶的水木轮绳,及种子等是外钩锁。若另有其它法,能从因缘生起,不是钩锁性质,其法就不成就。若能生法而无自性现,是谁为谁合成钩锁?展转钩锁则有相生,当知因缘和合有道理,坚湿暖动所生之法是愚夫妄想。离这因缘和合,没有其它办法,故说无性。如医治病没有若干理论,以病情的差别,施设种种治病法。佛为众生断除一切烦恼法。按善根的优劣说度登彼岸之门,不是烦恼差别善根也不一样。虽有三乘而佛只说一乘,就是大乘法门。”     第六节   外道七无常外道七无常与佛法非常非无常关系。一般人不容易看得懂。不像流注与相关系的隐覆之说。但最后七个问题说法相仿,却不是隐覆之说。【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一切外道,皆起无常妄想。世尊亦说一切行无常,是生灭法。此议云何。为邪为正。为有几种无常。佛告大慧。一切外道,有七种无常,非我法也。何等为七。彼有说言,作已而捨,是名无常。有说形处坏,是名无常。有说即色是无常。有说色转变中间,是名无常。无间自之散坏,如乳酪等转变,中间不可见。无常毁坏一切性转。有说性无常。有说性无性无常。有说一切法不生无常。入一切法。】此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再对佛言:“世尊,一切外道皆起无常妄想。世尊也说一切诸行无常,是生灭法。怎么说?是正还是邪?有几种无常?”佛告大慧:“一切外道有七种无常,不是佛法。何等为七?其一;当第一次神通作完之后,再没有第二次境界,以后再也作不来了这是无常。其二;曾见有形处相,以后形处相坏了见不到了,是名无常。其三;即色无常,眼所见之色,色所现者即是空,空无形处者是名无常。其四;色转变中间,表面转变中间性质不变是名无常。其五;说有一物质,一段时间后,内中处散坏,如乳酪等转变中间性不可见,其无常毁坏使性转变,有说其性无常。其六;有说其性,无性故无常。其七;有说一切法不生是名无常,是妄想入一切法。【大慧。性无性无常者,谓四大,及所造,自相坏。四大自性,不可得,不生。】
“大慧,以无自性境界相见而名无常者,就是四大地水风火,即身体肉眼造作的色,所造作的自相已坏,无所见,法不能生而断见了,这是第六性自性不生的无常。”【彼不生无常者,非常无常,一切法有无不生。分析乃至微尘,不可见,是不生议非生。是名不生无常相。若不觉此者,堕一切外道,生无常议。】以上所说断见,是不生无常者,是非常的无常。是一切境界有无皆不生。分析微细原因。就是看不见,没有境界现。仿佛未开悟时一切法都不生,若不自觉已开悟,则坠在外道的不生之论,这是第七法不生无常。【大慧。性无常者,是自性心妄想,非常无常性。所以者何。谓无常自性不坏。大慧。此是一切性无性,无常事。除无常,无有能令一切法,性无性者。如杖瓦石,破坏诸物。】
“大慧,境界无常者是外道所妄想的非常无常性。为什么?比如草木时枯时荣,虽有转变,如其性不坏。大慧,坏者的性质是无性的,所以有无常事,若除无常事,就不能令一切法性,成为无性者。如杖打瓦石破坏诸物,而杖不坏。这是比喻,自性不坏,这是外道的妄想无常,这是第五名自性无常。”【现见各各不异,是性无常事,非作所作有差别。此是无常,此是事。作所作无异者,一切性常,无因性。大慧。一切性,无性有因,非凡愚所知。非因不相似事生。若生者,一切性,悉无常。是不相似事,作所作,无有别异,而悉见有异。】境界现时各各没有异样,都是境界无常的事。不是能作与所作有差别,此是无常境界现这样的事。能作与所作不异者,一切境界应是常。以上所说的是无因的性。大慧,一切境界是无性而有因,非凡夫所能知。若非因则有不相似的事生,若生者是一切境界都无常,是不相似的事,与能作所作相无有差别,外道因妄想皆认为有异。【若性无常者,坠作因性相。若坠者,一切性不究竟。一切性,作因相堕者,自无常应无常无常无常故,一切性不无常,应是常。若无常入一切性者,应坠三世。彼过去色与坏俱。未来不生。色不生故。现在色与坏相俱。色者,四大积集差别。四大及造色,自性不坏,离异不离故。一切外道,一切四大不坏。】 若一切性无常,是外道坠于能作的因,而现虚妄的性与相。若坠者,则一切境界无究竟真实。以无真实故,一切境界作因相,坠而不再起。外道者自作无常,这应该是无常的,因其法无常而所作之法也是无常的。若离无常法一切境界则是常,若外道以无常法入境界,应坠三世,就是无常的色相与神通相混合,真境实相则不生。现在所现的相则已被破坏。色的四大(肉眼)积集,而有差别。四大所作的色本不坏它的自性相。只因妄想加以造作,使形状才有了差别而破坏了其相。以其性不坏故不离异相。一切外道以一切四大不坏为无常。 【一切三有,四大及造色,在所知,有生灭。离四大造色,一切外道,于何所思惟性无常,四大不生,自性相不坏故。】一切三界中能生的四大与所生的万物,皆有生住灭相。三界万物皆有生有灭,修行人知远离生住灭见,离四大造色。一切外道则不知何处思惟无常境界,思惟七种无常?若四大造色不生,自性相则不坏。【离始造无常者,非四大,复有异四大。各各异相,自相故,非差别可得。彼无差别。斯等不更造,二方便不作。当知是无常。】舍离初始所造作无常不成就的法,认为不是四大。本质已变是无常,这无常异于四大。产生其各各异相,因有自相,非差别可得。因无差别,外道妄想有差别,不敢再续作第二次神通。这是第一次无常。【彼形处坏无常者,谓四大及造不坏,至竟不坏。大慧。竟者,分析乃至微尘。观察坏四大造色,形处异见,短长不可得非四大。四大不坏,形处坏现。坠在数论。】彼形处处所转变,以为无常者,是外道认为四大及造色,外道观察最终,还是认为四大不坏,大慧,对微细观察形状处所,外道用不正确的方法来观察境界,想见其形状如长短都是不可得的。认为四大不坏,实际四大是不坏。是外道认为形处有坏者,是坠于数论之说。这是第二无常。【色即无常者,谓色即是无常。彼则形处无常。非四大。若四大无常者,非俗数言说。世俗言说非性者,则坠世论。见一切性但有言说,不见自相生。】色即无常者,就是形状处所无常,非四大无常。若四大无常者,不是俗相言说,若世俗说是非性者,则坠世间言论。说能见一切性相。其实只有言说,不见自相生,这是第三无常。【转变无常者,谓色异性现,非四大。如金作庄严具,转变现,非金性坏。但庄严具处所坏。如是馀性转变等,亦如是。】 转变无常者,就是色异性现转变,但只是金的庄严形状变,而不是金的性质转变,这是第四无常。【如是等种种外道,无常见妄想。火烧四大时,自相不烧。各各自相相坏者,四大造色应断。】外道七种无常见,是外道妄想之火所烧,四大不烧。若四大坚湿暖动四大自相,被外道妄想所烧,四大造色应断。第七节  佛的非常非无常【大慧。我法起非常非无常。所以者何。谓外性不决定故。惟说三有微心,不说种种相,有生有灭。四大合会差别,四大及造色故。妄想二事攝所攝。知二种妄想,离外性无性,二种见。】
“大慧,佛的法不是常,也不是无常。为什么呢?所谓外性不能现实境实相。只能说三界内,愚夫少智妄念烦恼的心。不说种种相是有生住灭,与四大混合差别。四大及造色是妄想二种事,是能纳之心与所纳之境。知道这二种都是妄想,不是微妙心,是外性非性与无性二种见。”【觉自心现量妄想者,思想作行生,非不作行。离心性无性妄想。世间、岀世间、岀世间上上一切法、非常非无常。不觉自心现量,坠二边恶见相续,一切外道,不觉自妄想。此凡夫无有根本。谓世间、岀世间、岀世间上上,从说妄想生。非凡愚所觉。】觉知自心现量妄想者,是由思想妄想而造作产生的一切法,不是无作无行,是离心境界与无境界的妄想。世间、岀世间、岀世间上上法、非常非无常。修行人若不觉自心现量来自妄想,则坠有无二边,生恶见相续。一切外道不觉自心现量来自妄想,此凡夫者无有善根,却认为世间、岀世间、岀世间上上法都从说妄想生。是故佛法非常非无常,非凡愚者能体会得到。【尔时世尊欲重宣此议而说偈言:远离于始造 及与形处异 性与色无常 外道愚妄想 诸性无有坏 大大自性住 外道无常想 没在种种见 彼诸外道等 无若生若灭 大大性自常 何谓无常想 一切唯心量 二种心流转 攝受及所攝 无有我我所 梵天为树根 枝条普周偏 如是我所说 唯是彼心量。】
“远离初始无常的造作法,及形处的异不异妄想,所谓境界与色的妄想,是外道的愚痴妄想。一切境界是不坏的,修大乘法,以四大造色就有自性存在。外道竟以这样的存在作无常想,沉没在种种邪知恶见。彼一切外道等都没有如幻三昧若生若灭的见。大乘以四大、性、形、相、处现于自常。外道凡夫却以无常加以妄想产生各种境界。一切外道皆是自心现量见,是愚痴心与妄想心在流转。只有纳受心与妄境界自我盘旋并没有我所纳的自性相生。唯修梵天为树根,以妄见枝条普及整个世界,或是部分境界,这是佛所说的外道心量。在第四本说过四种境界的第三种凡夫神通者。”第八节    从六地起说地的议【尔时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世尊,惟愿为说,一切菩萨声闻缘觉,灭正受次第相续。若善于灭正受次第相续相者。我及馀菩萨,终不妄舍捨灭正受乐门。不坠一切声闻缘觉外道愚痴。佛告大慧。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当为你说。大慧白佛言。世尊。惟愿为说。佛告大慧。六地菩萨摩诃萨,及声闻缘觉入灭正受。第七地菩萨摩诃萨,念念正受,离一切性自性相正受,非声闻缘觉坠有行觉。攝所攝相,灭正受。是故七地非念正受。得一切法,无差别相。非分得种种相性。觉一切法,善不善性相正受。是故七地,无善念正受。】     这时大慧菩萨又问佛言:“世尊,愿为说一切菩萨声闻缘觉不坠于虚妄相。则不坠于声闻缘觉与外道的错误修行法。”佛告大慧:“谛听谛听,好好想一想,当为你说。”大慧问佛言:“世尊,愿为我等说。”佛告大慧:“六地菩萨摩诃萨及声闻缘觉是修寂灭观而不看虚妄相。第七地菩萨摩诃萨初修时还是时时不念正受的,是离一切性自性相而正受,非声闻缘觉的修行法。一切声闻缘觉坠于思惟举动的觉,能纳之心与所纳之相入灭正受,是故七地是非念正受。虽得一切法无差别相,还是属于非分的,不分别种种相性,觉得一切法,善与不善性相皆以无念观纳受。是故七地还是无善念正受的三昧法。因此,《大涅槃经》教人以六地修寂灭观,七地之正受,互换对待有无的相,不至错误。”【大慧。八地菩萨及声闻缘觉,心意意识,妄想相灭。】
“八地菩萨及声闻缘觉,修离外境界心、意、意识妄想相灭,促使离内境界,得境界清净。”【初地乃至七地菩萨摩诃萨,观三界心意意识量。离我我所,自妄想修。堕外性种种相。愚夫二种自心,攝所攝,向无知。不觉无始过恶,虚伪习气所熏。】初地乃至七地菩萨大菩萨,观欲界、色界、无色界。心意意识所现的量,虽已离我能见我所见相。但还是以妄想而修,坠外性种种相,与愚夫妄想心和所纳之境。一向无所知的外道,是不觉自心现量乃无始过恶的虚伪习气所熏。这是指刚开悟不久没有经文指导,所修的都是愚夫所行禅才有这种错误。【大慧。八地菩萨摩诃萨,声闻缘觉涅槃。菩萨者,三昧觉所持,是故三昧门乐,不般涅槃。若不持者。如来地不滿足,舍弃一切有为众生事故,佛种则应断。诸佛世尊,为示如来,不可思议无量功德。声闻缘觉三昧门,得乐所牵故,作涅槃想。】
“大慧,八地菩萨摩诃萨与声闻缘觉涅槃不一样,菩萨者是坚持修三昧入开觉,是故三昧门乐,不般涅槃灭度。若菩萨不坚持修三昧门乐,如来地则不滿足。如来地又恢复七地修行法(称金刚三昧禅)。若菩萨不求功德,即不修心,不行善,弃舍一切众生,佛种则断。所以一切如来须成就一切功德。声闻缘觉而受三昧门乐所牵,却作涅槃想。【大慧。我分部七地,善修心意意识相。善修我我所,攝受人法无我,生灭自共相。善四无碍,决定力三昧门地。次第相续,入道品法。不令菩萨摩诃萨,不觉自共相,不善七地,坠外道邪径,故立地次第。大慧。彼实无有若生若灭。除自心现量。所谓地次第相续,及三界种种行,愚夫所不觉。愚夫所不觉者,谓我及诸佛,说地次第相续,及说三界种种行。】
“大慧,我分部六地修寂灭观,七地善修心、意、意识相与外境界的外来缘。善修我能纳与所纳的境界,远离人无我与法无我相,离了因生住灭引起的自共相与阴合成的共相。善解法、议、辞、乐四无碍辩才。决定力入三昧门乐究竟。从地至地次第相续,入三十七品法。不使菩萨摩诃萨不觉知自共相,与不善修七地三昧法,坠在外道的邪径。要从该地逐渐修入如来地。大慧,其实没有若生若灭,除因烦恼而生的自心现量以外,还有三界的相续,就是该地妄想的相续,及三界内种种凡行,愚夫自己仍然不察觉。正因为愚夫所不觉者,我及诸佛从该地相续说三界内各种凡行。”【复次大慧。声闻缘觉第八菩萨地,灭三昧门乐醉所醉。不善自心现量,自共相。习气所障,堕人法无我。法攝受见,妄想涅槃想,非寂灭智慧觉。大慧。菩萨者,灭三昧门乐。本愿哀名愍大悲成就,知分别十无尽句,不妄想涅槃想。彼已涅槃妄想不生故,离攝所攝妄想。觉了自心现量,一切诸法,妄想不生。不堕心意意识。外性自性相计著妄想。非佛法因不生。随智慧生,得如来自觉地。如人梦中方便度水。未度而觉。觉己思惟,为正为邪,非正百邪。馀无始见闻觉识,因想种种习气,种种形处,堕有无想。心意意识梦现。】
“再次大慧,声闻缘觉第八菩萨地,入灭三昧乐定,乐醉三昧之法。已远离于自心现量的受持,是自共相和习气所障,坠人法无我,贪取境界上虚妄见,妄想这就是涅槃。这不是寂灭微妙智慧的觉。大慧,菩萨者见灭三昧门乐,以无生法忍,修入意生身法,以佛的大悲心哀愍一切众生,度脱开悟成就一切众生,为了度脱众生而随缘说无尽法门。不作妄想涅槃而自我计较着是已得涅槃,实际上不求涅槃实已涅槃。离了纳所纳觉所觉,也离了自心现量,一切诸法妄想不生。不坠心意意识,外性自性相计著妄想,非佛法的因也不生了,则佛智生,便能得如来自觉圣地。如人梦中方便度水,未度而醒,醒后思惟,是正是邪?梦是非正非邪。是无始虚伪习气。形状处所,是坠有无二见。心意意识在梦中现。”【大慧。如是菩萨摩诃萨,于第八菩萨地,见妄想生。从初地,转进至第七地,见一切法,如幻等方便,度攝所攝心,妄想行己。作佛法方便,未得者令得。大慧。此是菩萨涅槃方便不坏。离心意意识,得无生法忍。大慧。于第一议,无次第相续,说无所有妄想寂灭法。】
“大慧,如是菩萨摩诃萨,修入第八菩萨地,见自己妄想生。从初地转进至第七地,见一切法如幻等方便。于是先度散乱的自心与妄想的行径。以佛法方使众生未悟得悟,此才是菩萨涅槃,其方便是不坏的。离心意意识,得无生法忍。大慧,这时受持第一议,已远离相续惑乱见,说无所有妄想的寂灭法。”【尔时大慧菩萨复白佛言:心量无所有 此住及佛地 去来及现在 三世诸佛说 心量地第七 无所有第八 二地名为住 佛地名最胜 自觉地及净 此则是我地 自在最胜处 清净妙庄严 照耀如盛火 光明悉偏至 炽焰不坏目 周轮化三有 化现在三有 或有先时化 于彼演说乘 皆是如来地 十地则为初 初则为八地 第九则第七 七亦复为八 第二为第三 第四为第五 第三为第六 无所有何次。】
“修到度量自心现无所有时,得住般若波罗蜜(佛地)。这是过去未来和现在诸佛所说。还有少量妄念烦恼是第七地,无所有自心现量是第八地,二地为常住地,佛子地第八为最胜地。得自觉圣智地及清净则是我地,超佛子地有自在常住最胜之处,有清净圣妙庄严照耀如盛火一样,光明遍及一切处。虽炽焰而不坏目,照遍三界,化度三界一切众生。或有众生在过去世已化度者,应对他们说大乘法。是入如来地的修行人入十地像得到初地一般的欢喜,初地若无虚妄相即得开觉。第九为满足本愿度脱众生则会产生少量烦恼,类似七地。七地若能心生转变即证菩提,跃居八地。至于第二于第三地,第四于第五地,甚至第三可说是第六,没有尺度衡量,佛说这些是没有层次阶段。”第六节  常无常与非常非无常【尔时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来应供等正觉,为常为无常。佛告大慧。如来应供等正觉,非常非无常。谓二俱有过。若常者,有作主过。常者一切外道说。作者无所作。是故如来常,非常。非作常,当有过故。若如来无常者,有作无常过,阴所相。相无性阴坏,则应断。而如来不断。大慧。一切所作皆无常,如瓶衣等,一切皆无常过。一切智,众具方便,应无议,以所作故。一切所作,皆应是如来,无差别因性故。是故大慧。如来非常非无常。】这时大慧菩萨再对佛言:“世尊,如来应供等正觉,是常还是无常?佛告大慧:“如来应供等正觉就是非常非无常,因为常与无常皆是错误。如来若常者,则同外道有为主之过。常者是一切外道所说,作者无所作,是故如来非常非无常。若如来无常者,如来则坠有作之过。如来则同五阴之相。阴相本来是无性,若阴相灭,如来相也断,而如来法身常住不断,故如来非无常。大慧,一切所作皆无常,如瓶衣等只是表面看而己,并无实用价值。若如来与外道都是无常的,则如来一切智,为众生所具方便应无议,若在清净的境界上再作意生身法,一切所作皆是如来种性。为什么?因为一切如来种性所作的一切法是无差别故。是故大慧,如来非常非无常。”【复次大慧,如来非如虚空常。如虚空常者,自觉圣智众具,无议过。大慧。比如虚空,非常非无常。离常无常,一异俱不俱,常无常过故,不可说。是故如来非常。】佛又告大慧:“如来并非如什么都看不见境界虚空的常,假设什么都看不见境界虚空的常,则修行所得的自觉圣智,和能为众生成就方便事,纯属无议之过,无稽之谈。比如虚空,也可以说非常非无常,时有时无,有时幻现。当离四句;一异、俱不俱,有无、常无常句。常与无常都是错误的,所以如来是非常的。”【复次大慧,若如来无生常者,如兔马等角,以无生常故,方便无议。以无生常过故,如来非常。复次大慧。更有馀事,知如来常。所以者何。谓无间所得智常,故如来常。大慧。若如来岀世,若不岀世,法毕定住。声闻缘觉,诸佛如来无间住。不住虚空。亦非愚夫所觉知。大慧,如来所得智,是般若所熏。非心意意识,彼诸阴界入处所熏。大慧。一切三有皆是不实妄想生。如来不从不实妄想生。大慧,以二法故,有常无常,非不二,不二者寂静,一切法无二生相故。是故如来应供等正觉,非常非无常。大慧。乃至言说分别生,则有常无常过。分别觉灭者,则离愚夫常无常见。不寂静慧者,永离常无常,非常无常熏。】再次大慧:“若不生一切法是如来常者,如兔马等角,以常不生法者,怎能用法方便众生。因无生常,是错误修行法,故如来非常。再次大慧,更有其它事来说明如来是常,就是如来无间断智慧常。大慧,若如来岀世或未岀世,如来之法常住。声闻缘觉诸佛如来,住于法界不住虚空,此非愚夫所能觉知。大慧,如来所得智,是般若所熏,非心意意识和五阴入处所熏。大慧,一切三界皆是不实妄想生,如来不从不实妄想生。大慧,以二法故,是常与无常,不是没有二法,若没有二法境界则寂静。一切法因无二而生相,是故如来应供等正觉非常非无常。大慧,乃至言说种种分别生者,则有常与无常故。若分别感觉灭了,则离愚夫的常与无常的见与惑乱相,则不能寂净。智慧者就能永离常与无常,也不受非常非无常所熏。【尔时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众具无议者 生常无常过 若无分别觉 永离常无常 从其所立宗 则有众杂议 等观自心量 言说不可得。】
“为众生具以法布施,不能得到成就。毫无作用者即非佛法者,是常与无常之过。修行人若无观察分别的智慧,则不能永远离常与无常,从此而立宗不过是杂议罢了,而不是佛理,若以自心现量皆不可得,说者与受者同样不可得。”修行人依佛经修,七地后期修习神通,八地修法至九地。不但取得宗通为人说通。更无间断成就,方便一切众生。这时要争取得常、乐、我、净、取得施者净。但总有施者受者同净之时,与有时施净不净之时。以及施不净受不净时,这是佛法非常非无常,非外道无所有的常。第八章   得最高神通入如来地 第一节        如来藏的识藏【尔时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世尊。惟愿世尊,更为我说阴界入生灭。彼无有我,谁生谁灭。愚夫者,依于生灭,不觉苦尽,不识涅槃。佛言。善哉,谛听。当为汝说。大慧白佛言。唯然受教。佛告大慧。如来之藏,是善不善因。能徧兴造一切趣生。比如伎儿,变现诸趣,离我我所。不觉彼故,三缘和合,方便而生。外道不觉,计著作者。为无始虚伪恶习所熏,名为识藏。生无明住地,与七识俱。如海浪身,常生不断。离无常过,离于我论。自性无垢,毕竟清净。】 这时大慧菩萨又问佛言:“世尊,愿为我等说阴界入侵,生后又灭了,彼此没有说如来的法是生是灭?愚夫者,依于生住灭受持,不觉苦有尽头,不识别怎样才是入涅槃。”佛言:“好啊!谛听,当为你说。”大慧对佛言:“愿听指教。”佛告大慧:“如来之藏是善与恶心的因,能自徧兴造一切趣事生。比如卖艺魔术师变现有无,而却远离了我能作我所作的真实变化。不觉得阴界的生灭,是缘、贪、妄想、三缘和合方便而生。外道无知,妄计由于所作,这是无始虚伪心恶习性所熏,名为识藏。是生于暗无妙明的五住地(五住地;欲、色、见、有、无明),与七识同居(非修行的四地、五地)。五住地像海浪常滚不断,是错误所在处。若离无常的过错,离于我论,依于佛理,便得自性无垢,毕竟清净。【其馀诸识,有生有灭。意意识等,念念有七。因不实妄想,取诸境界,种种形处,计著名相。不觉自心,所现色相。不觉苦乐。不至解脱。名相诸缠。贪生生贪。】其它一切识,外八识(除藏识外)。念念有七种识。因见不实妄想,对一切培界,所有形状处所,分别形状名称,不觉知这名称是自心现量的色相。这样的修行法对苦报不知罚,乐报不知奖,不知怎样修心,故不解脱。这是受名相所缠,贪心诸识,诸识生贪心。【若因若攀缘。彼诸受根灭,次第不生。馀自心妄想,不知苦乐,入灭受想正受。第四禅。善真谛解脱,修行者作解脱想。不离不转,名如来藏识藏。七识流转不灭。所以者何。彼因攀缘诸识生故。非声闻缘觉修行境界。不觉无我,自共相攝受,生阴界入。】若修行人未修好九地,不知因善与不善攀缘入如来禅,把一切诸根(眼、耳、鼻、舌、身)都灭了,则不纳受境界生。馀下就是片刻不停的,自心现量的妄想生。修行人不知苦报与福(乐)报,能促进悟力的提高,才能入寂灭而无念正受三昧法。以七地法修第四禅,好像得了真解脱,修行人却作解脱想。这样不离实已离,不转实已得,是名如来藏识藏。如六七地,七识还流转不灭。为什么?因攀缘心盛,使诸识丛生,虽非声闻缘觉修行境界。但还不觉要修人法无我,对缘起计的自相与阴合的共相起纳受心,以致邪魔入侵。【见如来藏,五法自性,人法无我则灭。地次第相续转进,馀外道见,不能倾动,是名住菩萨不动地。得十三昧门乐。三昧觉所持。观察不思议佛法自愿。不受三昧门,乐及实际。向自觉圣趣。不共一切声闻缘觉,及诸外道所修行道。各十贤圣种性道,及身智意生,离三昧行。是故大慧。菩萨摩诃萨欲求胜进者,当净如来藏,及识藏名。】入十地若见得如来藏,当离名、相、分别、正智、如如的五法。有缘起自性、妄想自性、成自性的三自性。心意意识与前五识的外八识。和人与法的二无我。见如来藏时,五法三自性,八识二无我则灭。所以修行人从该地相续转进,是其他外道所持见解,不能倾动。这是名住菩萨不动地。得滿足三昧门乐,三昧觉所持。修行人观察不思议佛法,自然放弃三昧门乐的修行法的限制,与八地之前的实际修行法,转向超佛子地的自觉圣智境界。远离一切声闻缘觉及诸外道所修行之道,滿足贤圣种性所行道路,及自觉圣智的意生身,远离三昧诸行。是故大慧,菩萨大菩萨欲求胜进者,当净无我如来之藏,及五住地与七识同居的识藏名。【大慧。若无识藏名如来藏者,则无生灭。大慧。然诸凡圣,悉有生灭。修行者自觉圣趣,现法乐住,不舍方便。大慧。此如来识藏,一切声闻缘觉,心想所见。虽自性清净。客尘所覆故,犹见不净。非诸如来。大慧。如来者,现前境界,犹如掌中视阿摩勒果。】
“大慧,若修行人入十地,得如来藏而没有识藏名者,则远离生灭。大慧,然而一切凡夫与圣贤皆有生灭,也有识藏的名。但圣的修行者,得自觉圣智趣现法乐常住,不断方便众生。大慧,此如来识藏,一切声闻缘觉,是由心想所见。虽自性清净,因受世间法所覆盖,好像见不到净的一面,这些都不是如来种性。大慧,如来所见现前境界,如手掌中视阿摩勒果。”【大慧。我于此议,以神力建立。令胜曼夫人,及利智滿足诸菩萨等,宣扬演说如来藏,及识藏名,七识俱生。声闻计著,见人法无我。故胜曼夫人承佛威神,说如来境界。非声闻缘觉,及外道境界。如来藏识藏,唯佛及馀利智依议菩萨,智慧境界。是故汝及馀菩萨摩诃萨,于如来藏识藏,当勤修学。莫但闻觉,作知足想。】
“大慧,我于这些道理,以佛神力建立,令胜曼夫人(此人最上乘未修完),及利智(如来五无间种性),具足诸菩萨摩诃萨的一切修行之法,宣扬演说如来藏及识藏名,七识(眼、耳、鼻、舌、身、意、业)俱生。声闻念念不离人法无我而自计较着,胜曼夫人能承佛威神之力,说如来境界。非声闻缘觉,及外道境界,如来藏识藏,唯佛及有智慧的修行人,能依佛理修得菩萨智慧境界。是故你与其它菩萨摩诃萨,能善分别如来藏识藏,应当勤修学,莫像声闻缘觉得少而足想。”【尔时世尊欲重宣而说偈言:甚深如来藏 而与七识俱 二种攝受生智者则远离 如镜像现心 无始习所熏 如实观察者 诸事息无事 如愚见指月 观指不观月 计著名字者 不见我真实 心为工伎儿 意如和伎者 五识为伴侣 妄想观伎众。】
“甚深难解的如来藏,而与七识同俱,纳现所纳二种生,智者则远离一切识。识藏如镜见自己心,是无始习所熏。正确观察的修行人善观一切境界,境界则无事宁人。如智者指月,教愚夫看月,愚夫观手指(文字),不观月(佛理)。对佛经只认识文字,故不见实相。如来藏像技艺表演者,意是表演的忇助人,前五识是表演的同伙,妄想是观艺的群众。智者要远离诸识,愚者妄想是真实。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